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73

关于广播的死亡

广播的一致性属性正在逐渐淡化

概念

这里首先要讲一下对广播观念的变化。一般认为经典的广播的作用仅仅为自上而下地广泛传播信息。由于其他形式媒体的持续发展,长期以来广播的内容已近乎无关紧要,此时广播行为被理解为提供一种与文化相协调的背景环境,如同茶楼里偶尔播放的音乐,或者远处大喇叭中的革命歌曲与口号,其形式的重要性大于内容本身,它们的目的是为了匹配人的观感预期。预期是一个经验对象,因此它可以被培养和熏陶,并在这个过程中发生变化。这里的预期是广播在社会人群生活中的历史地位积累下来的习惯。

尽管如此,广播的信息属性仍然存在,只是比经典的状况更加局限,在一些信息链路受限的领域中仍然有其地位。广播的内容是意识形态的一个组成部分,而意识形态本身同样服从统计学规律,因此在那些远离统计中心的群体和广播的意识形态会出现观念冲突。通信技术水平的提升带来的意识形态多元化将逐步扩大这个冲突,以至于到达一个比较显著的水平,此时广播将无法有效开展,或者完全失去存在的价值。此时,广播将成为新时代的彩铃,逐渐走出历史舞台。

然而,从形式角度上讲,广播仍然构成生活方式的支撑,因此,为包容不同思想的受众,广播的内容会逐渐去意识形态化而表现为一种公意,而这仍然只是一种妥协。无法实现一个真正的调和广播,但它们可以分散成针对亚文化圈的投送,播客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这种碎片化的形式缺少的正是“广”的属性,因此,广播最后只能是纯形式的,它的内容可以是噪声。

一个装置艺术作品可以传达上面的这种观念。通过典型电台的频谱分析能重建一个虚构的声音广播,可以永续播放。它可能并不会包含可理解的词句,但是可以营造与实际广播类似的听觉氛围。这一特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有意义词句对环境中人的思维干扰,同时允许获得基本相同的纯感官体验。

纯形式的广播

使用频谱分析和指标提取,能通过机器学习快速地根据预定风格的广播中生成一系列不存在的广播声音,通过一个简单的电子装置就可以播放。加入一些随机因素进去之后,这个不存在的广播将持续播放,它能够提供一种音频背景感知,同时不用带有意识形态导向的意义轰击听众,使得广播的文化形式得以延续。为了尽可能使生成结果不包含已规定的语义,应当在不同时域划分间断,这可能体现为频谱分析时丢弃或强调某些频率范围,使得结果如同假文,既具有类似实际的句段结构(某些低频段),又拥有实际上散乱的中间部分(高频)。语言中都存在许多适宜音韵组合,这个规律可能需要作为指标提取。

白噪声原理上讲也是可以的,但它缺少一个公意的预期,例如对播音员声音频率和韵律的远距离感知,而这个形式特征恰恰是构成惯常行为模式的背景元素。但白噪声广播能提供另一种观点,即广播的彻底死亡。此时噪声存在于载波上还是存在于背景中对听者来说已经无关紧要。可以声称通过特定风格广播生成的没有语义的音频组合同样沾染了原始广播中的“意识形态颜色”,此时应认为风格对意义导向的能力比语句要弱的多,例如一些旋律优美的音乐可能拥有低劣的台词。

一个相似的例子是人工智能接续音乐,在不注意歌词时,它们的频谱结构听上去同样非常合理。

从现代新闻传播角度来理解

“广播的死亡”是一个十分抽象的声明,但如果将这个问题放到当代自媒体领域,情况便顿时变得开朗。

自媒体日趋发达的今天,舆论导向工作出现了新的挑战。以往只有电视、报纸等官方“广播”媒体传递主要信息,而现如今人人都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互联网因此上充斥不实消息和被别有用心势力煽动而流行的舆论。口径需要坚实地占领舆论阵地,需要有多种不同的手段:

  • 新闻人需要把握自媒体“少量、多次”的碎片化信息特征,以同样的模式发布官方消息,所谓“以毒攻毒”,以抢占自媒体的主要时间线。
  • 对于违法发布虚假信息的个人和团体,应从严从快处理,并将整个公关过程透明化,才能得到群众信任。
  • 发掘传统媒体的新兴形式。杂志、报纸等纸质媒体走向下坡路,而播客、公众号等新型信息渠道则发展地如火如荼。例如:杂志的弱时效性与播客的目标受众特点几乎是完全匹配的,因此杂志可以制作为有声节目。

抛开舆论导向手段不谈,新闻机构当下的重中之中是提供高质量、货真价实、群众喜闻乐见的内容。只有取得绝大多数群众的关注,新闻来源才能有效发声。反观目前网络新闻的“标题党”、“带货党”现象,媒体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个方向是非常明确的。媒体人应不忘初心,为社会各领域协调合作与国家的长治久安发挥正面作用。


迁移自旧文章“关于广播的死亡”和“纯形式的广播”,略有修改并有所增补。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