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72

标签:黑平衡

试从柏拉图的三对原始范畴的原理分析图元组合类图像的结构化特征和生成原理

对原始范畴的操纵可以从原理上实现超现实主义的形式组合,同时该思维结构内在的逻辑可以避免出现那些为在实在世界体系中达成某些意外形式而需要附加解释的“强制组合”,比如高达的机器结构。

柏拉图指出三对原始范畴

  • Unity/Plurality
  • Motion/Stability
  • Identity/Difference

存在着么一种翻译:

  • 有/无1
  • 动/静
  • 同/异

AlexAndreev先生的作品为例子,这三对原始范畴可以解释一些画面的范畴结构。之前的理解认为萨满主义以及基于那个角度的时间感受能力是这类图像的生成原理,该观点仍然局有合理性。范畴操作的方法相对萨满主义指导思想的优势在于,尽管边界宽泛,但形式似乎具有一个明显的逻辑生长方向,而后者并没有明显的导向,萨满主义的有效实践需要充分和密集的多样化经验,而在许多情况下这个要求比较苛刻。

stasis and water day
©Alex Andreev

对例如Stasis一图,将蝴蝶的形式规划在静的;WaterDay图中,可理解为水的形式不变,洒水的主体发生了异化。

对尺度的操作,可以归纳为尺度的异化,因此范畴操作方法能兼容此前习惯的思维模型。之所以此前的图像制作中很少出现对尺度的自然操作,是因为为支持异常尺度所需的“解释”太多,使其背离了原意。AndreySurnov先生的作品包含很多对尺度的操作,这是艺术家的常用手段。

对时间的操作可以归纳为动/静的范畴。

设想

按照这种模式,似乎可以很快地生成这些图像,而且它们似乎和此前经常研究的超现实主义图像处于同一个“体系”里:

  • 在海面上的滑雪板,以及上面的人。
  • 风帆滑草。
  • 手持灯泡(手机)。
  • 人行道下水道盖子下的导弹,或者火车蒸汽。
  • 城市上空的飞船舱。
  • 鸟人抓住另一个人。
  • 与广告牌较量剑术。
  • 使用Vive手柄的交响乐团。
  • 给台灯看自己写的东西。
  • 星轨下的静态芭蕾舞。
  • 等等等等……

这些初步的组合并没有什么体系,而且也没有深入到更细节的图像制作中,因此是否存在和以前的生成方法类似的理念问题还有待探讨。

不能简单地将这种方法描述为“对范畴的操纵”,因为这个说法本身就模棱两可。范畴是一种结构,操作一词在这里没有明确定义一类行为。一个更接近的描述类似于“将对事物某些方面的定义进行范畴(重)划分的操作”,但似乎仍然不能较准确地陈述这种思维模型的结构,这个问题需要继续思考。

虽然仍然不能以准确的步骤总结出生成方法,但是已经可以归纳这个方法所具备的一些特点:

  • 可以选择任何希望表达的已知对象,而且它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有相当丰富的变化空间。
  • 基本上可以和宏观意象直接挂钩,这样做的好处是世界观自然而然地变得完整。

实践中的困难

2019-2020年期间的创作实践表明,范畴异化的手段在写作中的应用较容易,唯一的缺点只是容易导致名词的过多阐述(即写成了解释性文章);在图像创作中的应用则较为困难。在目前的阶段,这种困难一方面由于构思与绘图动作的匹配不够,另一方面还因为这些创作涉及到那些在实际生活中完全不存在的视觉体验,因此观者和绘者都缺乏视觉经验。从这个角度来说,“对理念的模仿”难度更大,而丢失的信息更多。这个问题在近期的创作总结中已经涵盖,故不再赘述。

应用范畴异化手段时还需要注意,作品中的主要元素应当和实际生活中的经验对象匹配,不可天马行空地生造对象,此处应该发挥想像的是对象间关系的重构而非对象本身。

总而言之,有意识地分析作品元素中的范畴关系,有助于更快和更有体系地生成作品。


迁移自旧文章,并有增补。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


  1. Unity/Plurality 字面指“一元/多元”,在汉语理解以及这个上下文中,应理解为“有/无”,不应死抠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