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70

标签:社会 | 工具

基于区块链的限量数字艺术品交易:是解决方案还是问题

我们究竟是否需要靠巨大的能量消耗来掌握数字内容的所有权?

加密数字艺术原理

基于区块链技术,数字艺术品可以被唯一签名,数字内容的复制将保留这一签名信息,因此可以为某个特定的数字内容确定唯一所有者,所以将它们作为有价商品进行售卖具有与传统介质艺术品交易相类似的实际意义。

类似MakersPlace等的许多加密数字艺术品市场对美术家是一个利好的存在。区块链算法的数学原理决定了加密数字艺术品的一般特征:首先,每份被出售的作品可以确定所有者;其次,作者可以决定签名的份数,类似于限量印刷;最后,作品的作者和所有者身份存在于全部数字拷贝中,被修改的拷贝将损坏这些信息,由此可以核实任何拷贝的授权内容及其真实性。艺术家将可以从这类交易中获得实际收益,因为通过加密货币在许多交易市场上均可以兑换成当地货币。加密货币在转账过程中算法将决定为所有计算节点支付一部分佣金,同时交易市场的提款过程中会收取一部分手续费。由于创作者本身仅将区块链技术作为对数字内容生命唯一性的中间手段,因此其获利基本不受到加密货币交易市场行情的影响,他们只需要根据自身预期赚得的当地货币价值设定艺术品的加密货币价值即可。

若这类技术发展得更加普遍,那么数字内容的制作者将逐渐获得与物理媒介制作者类似的地位,其唯一区别在于可复制性。物理媒介原件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可再制的。理解这个问题需要一种思维模式,即加密数字内容的复制可以理解为原件的传播。这里仍然存在一个问题,比如图像的再利用可能是非法的,例如将某张经过数字签名的图像印刷为广告板,但这类内容的限量性质本身就决定了购买这些内容的用户更不倾向于这样做,除非您是不可救药的共产主义者。

环境和其他问题

区块链艺术品传播反映出一个社会学问题,即对内容创作者重视的缺乏。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用互联网中存在的计算节点量作为一个具体的指标来表示这种缺乏的程度,节点的工作直接反应为能量的消耗。经过长期的影响,区块链作品交易的影响力事实将导致社会减小其对杠杆产业的依赖,将使得内容创作者重新获取应有的地位,而不通过复杂的数学方式来固化一种不得已的态度。

这种计算系统可以应用到局域网中,并在某些领域中获得私有的用途。这里仍然存在一个问题:如果小规模应用场景下仍然需要去中心化认证手段,那么这个系统内的节点究竟有多么不值得信赖?抑或是中心节点没有能力完成内容的管理任务?涉及到对节点的信任问题似乎仅存在于金融领域,这几乎使得区块链仅在其相关的领域才能获得强大的发展动力:它追求一种几乎不受管制的“香港式自由”,与此同时并不希望引入不同层次的社会利益相关方。而事实上,由于节点工作所消耗的能源以及带来的附加污染可能损害了更多人的利益,因此区块链的现实用途可能构成一个悖论。

目前加密数字艺术技术在资金炒作以外的用途主要是创作者权利保护,它的标的物主要是数字图像。这个特点表明它与传统的付费资源在形式上并无二致。同时,“复制品”和“原件”在数字艺术品领域无法明确界定:数字内容本身作为有限的确定真假组合,是一个数学表达而并非物质实体。因此,复制品始终包含和原始来源同样的内容,无论是否采用加密技术与否均是如此。所以加密艺术中“可确定收藏身份”的特点将在技术普及后的一段时间内变得如同照片内嵌EXIF信息一样无关紧要。这类似与人民币的等价物价值和人民币外观的区别。加密数字艺术混淆了一个观念,他的设计假定了传统数字艺术品的可以被偷窃,而隐蔽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偷窃的数字内容的人并不关心自己是否获得了作品的所有权,而是希望获得作品内的信息。而信息作为对不确定性的解决,本身并不包含所有者的属性。

我们能够做什么

似乎并不需要对加密数字艺术运动本身提出任何支持或反对意见。区块链技术本身只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技术手段。但若要为数字艺术品所有权的监控而采用区块链手段,一定程度上是得不偿失的:这里惟一实际的利益是所有权变更时产生的数字货币交易,而这个交易发生的前提是有既欣赏该作品、又认可数字内容所有权概念的买家,同时需要存在数字货币与法定货币的流通渠道。若排除了这一点,区块链传播和中心化的内容订阅服务没有区别,至少从使用的角度来看的确如此,并且后者相对来说节省了巨大的能源消耗。

创作者的价值表现在为观察世界提供不同的视角,并通过自身的风格呈现。这个特征不可复制,因此它自然也超越了权利保护的范畴。对创作者而言,最重要的任务是保持工作。

cryptobenefits
艺术家通过加密数字艺术技术获得收入。

最近一段时间针对加密数字艺术的讨论变得激烈。Cryptoart.wtf网站显示了加密数字艺术的区块链总能源消耗(这里甚至不包含计算设备的生产能量)。由于许多艺术家通过加密数字艺术技术获得了较传统手段多得多的销售收益,因此这还引发了关于艺术家工作价值的讨论,这个话题的深入将涉及到“是否能将艺术家作为职业”的探讨,在这里并不深究。参与加密数字艺术工作的创作者应根据美术作品与自身实际情况之间的关系有机地协调这个问题。

最后,有机构声称技术手段将减少加密艺术运算过程中99%运算能量开销,但尚未投入应用,并该技术不一定兼容现有的PoE算法。


迁移自旧文章“基于区块链的限量数字艺术品交易”,有所编辑。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