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62

秘密

九香西部郊区的道路两侧布满杂草,多数是芦苇,还有别的一些。这是一条无名路。在风电吊舱的钢缆下,亚和柯沿着拖拉机压出的凹槽慢慢朝城里方向去,不时停下来张望下下午的交通车。柯走在后面,专心地踢着一个核桃大的圆石头,把它踢到梗上,又跟上去,把它扫到凹处。他尝试不将石头踢到芦苇从里去,因为他们都只穿了短裤。

风机的其中一只叶片从云层(或者是辐射雾)中划出,掠过他们头顶百米左右的高度,在水汽中带出一道可见的尾流,很快又钻回天上。一架国际航班从南方落到小路另一侧的机场。

“让我告诉你个秘密。”亚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一只芦苇花的杆,在面前晃来晃去。

“好啊,什么秘密?”

“我想我搞明白了什么是学习。”

“所以这是什么秘密?”柯还是踢着石头。

“不,应该说是,个体如何学会学习。”

“我不听你的博物馆词汇。”

“嗯,这么说吧。”亚站在路埂上,等柯上前,和他平着走。“你肯定不可能记得到自己是怎么学会在地上爬的。”

“这个,就是模仿出来的呗。或者……爬动作应该天生就会吧。”

“不,很显然是模仿的。”

“嗯,那有有什么问题呢?”

“你想想啊……你为什么会模仿?”

“动物天生都会啊!”

“我意识到的一个关键,简单地讲,大脑的一种结构使我们能发现我们天生无意识动作和环境反馈之间的规律联系,从而使得这种现在被我们称为‘模仿’的有意识行为达成能量最低。因此,我们认为的‘天生’的模仿行为,其实是后天行为。”

“再简单一点。”

“日--这还不够简单吗?”

“不行!重新讲。”

“最简单的:人天生只会无意识动作。模仿本身也是学来的。”

“就这?”

“不止。我想说的是,我认为我总结出了一种逻辑结构,或者意识结构,或者反正……某种结构,这种结构叫‘学习’。”

“什么什么什么?”

“这是一种先于所有学习之前的学习。啊……其实应该叫‘始学习’的……不,不好听,叫‘初学习’好了。嗯,对!就叫‘初学习’。”

“为什么我听你这个像是……一个基本物理法则?”

“你能这样说,那么我已经不用再解释了。”

“……所以这个是个什么秘密?”

“只是因为我没见人这样考虑过罢了。”

“那你想拿这干点什么?”

“我可能会去做一个机器。”

“机器?”

“对,做一个机器。我认为,我预想的结构没有问题--它尝试缩小系统的变化,我应该能证明模仿是后天习得的特性。一个最简单的框架应该不复杂。”

“等等,我都没搞清楚你说的是个啥--”

“一个机器,就是单纯的一个电子的机器,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可能两个名片盒子那么大个玩意?我还不知道。”亚摸了摸后脑勺。

“所以你这几天神经病一样就是为了这个?”

“额……不过我已经搞明白了。”

交通车慢慢从土坡上探出头。柯弯腰下去捡起那块石头,在一个角度上,它略微呈现一个三角的形状,正好和柯手掌的形态嵌合。

亚坐在柯外侧,他们都在最后一排。柯的额头抵着振动的窗户,慢慢睡着了。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