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60

明天有小雨

山岗上的那座天通卫星地面站终于因缺乏维护而停止了工作--它的备份磁控管也烧毁了。在这之前的一周,十五里海发电站已经关闭,卫星站依靠太阳能和柴油发电机间歇地工作着。

亚正在清理断开的电话线,昨晚的一阵大风让旁边的一棵树倒下来把它们轧断了。亚不知道电话还能不能正常工作,因为即使勉强连好了电线,通信室的机器还能不能运转也是个问题。他用脏兮兮的油手蹭了蹭脸。在这之后,他还要去养猪场和水泥仓库,所有地方都缺人手--所有仍在运转的那些地方。

悬崖村的居民,连同库区,还有白芹市剩余的未感染者现在要运转区域的基础设施,即使这很无聊,因为已经再没有别的什么必需的工作。

亚走在半干的水泥地上,报社门口的玻璃橱窗里张贴着两周之前的报纸,劳动节的。

“我得找个新自行车。”柯抱怨着走进房间。

亚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累得不想动。“嗯。”

“没人要的车那么多,我要去找个轻松点的骑。”

他气鼓气涨的杵在狭窄的客厅里,斜瞪眼看着亚的反应。亚还是眯着眼,动也没动,头发凌乱地铺在沙发上。柯翻了个白眼,然后咣地一下坐在一边的板凳上,噘着嘴,手托着下巴,盯着窗外山谷的轮廓。

“过来嘛。”亚轻轻说道,他得气息更多的用在换气而不是发音上,从而带着些呼呼声。

柯把自己塞到亚的怀里,后者伸出手绕在前者胸口和下腹,轻轻揉着。初夏的气温还没有稳住阵地,亚身体的温度始终是最舒服的,靠着不热,也不会被阵风吹感冒。再没有抱怨的声音。

这是满月前一天晚上,他们登上了市郊山上的台地,夜晚的阵风尚有些刺骨。月亮被浓密的云层盖住,偶尔从缝隙中泄漏出的蓝光才指明了它在天空中的位置。

明天是什么天气?看四下严密的浓云,或许会下雨,或许气流将它吹走之后,会出太阳,谁知道呢?新闻今天没有播送本地天气,这有些不寻常,但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关心的。这段时间以来有许多更不寻常的事情,甚至海峡两岸频道都从短波里消失了。

在了解到明天的天气之前,它们即将意识到另一个问题。越来越多的气象站、水文站已经和计算中心断开,一些卫星也失去了地面联络,天气预报已经变得十分困难。差分机已经在使用经验数据预测。在几天之内所有有用的信息都将丢失,计算中心随时也可能停止工作。

从那之后,生活在山谷中可能更加危险。由于无法远距离传播地质灾害信息,下游水库在几天之内会开始排出库容,到那时,仍在运行的几座发电站将无水可用。

不过这都是明天的事。他们脚下的星星是山谷中黯淡的灯火,这是初夏夜中仅有的明亮。考虑到它们很快就要搬家到海子山顶上住,这可能是它们最后一次脚踏空中的光芒。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