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50

探索连续思维模式

语言和它的物理记录方式之间微妙的关系对内容的形式和逻辑组织结构有本质影响,对于经过长期计划的生产场景也是如此。

思维过程的主要特征是离散。不可以结构化陈述思维过程,甚至都不能够描述其速度。记录是一种实际的工作,二者之间的差异可以形成一种张力。这种张力构成一种约束,避免出现纯粹的发散,其危险在于工作记忆十分有限,线索的先导部分会逐渐被冲淡。它的另一个好处而保持警惕,即使少量同步的记录也可以防止行为的怠惰,因为最终的产出总归具有物质形态。

斟酌是个有意思的话题。每个词或者字在被记录下来之前,头脑都会抽出一瞬间判断例如句式、音韵等组合特征。一旦一个片段被确定,它的判别外延信息就从工作记忆中移除,本征信息则加以保留,用于接下来的回溯比对。整体来说,流式记录可以与栈的操作作比较,只是前者一般不严格。这是斟酌的简化结构特征。

干扰可能比较棘手。对不同思维模式的个体而言,干扰的作用方式和效果也有差异。例如语音是主要干扰源之一,视觉内容、光照条件和环境温度等亦可成为干扰源。社会条件的具体情况不一定允许排除所有的干扰源,如果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则不利于思维的深入,记录有助于减缓其影响。

作者思维的主导过程是语音和具像化图形,请注意并非所有人都具有类似的思维过程,例如,相当比例的人使用文字和抽象视觉,其思维过程也可能是静默的。因此,无法评价这里讨论的内容具体有多么受用。

另使用干涉一词区分对总体行为模式和意义系统的影响。其途径往往是知觉干扰,但不限于相对暂态的思维过程。

不能掉入概念延展的陷阱。一个汉字看久了便不构成字。解构可能是不加约束的,因此在分析概念时,需要始终保持对前提条件的警觉。比对当前的延伸是否出现超出限制的偏移。这些偏移可能是好的,但需要分离记录。长期习惯的过程应该可以指明偏离的一般倾向,因此应对起来能更加自如,但仍然要摸索前进。

惯性是连续思维模式中另一个常见话题,这和语言逻辑有关,不同语言的逻辑有较大区别,对非语音思维者情况可能再度发生变化。发散和惯性的关系并没有理清楚,目前倾向于认为发散是惯性的一个表现形式,“散”体现在方向的未知而非起点的混乱。惯性和过度延伸的边界是模糊的,他们都只表明自动思考的程度,但了解这个事实足以让我们更明确自己的工作阶段。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