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48

标签:政治

对信息和其获取效度的评价

以及如何使混合工作状态更加有效。

在没有终点的问题前面,如何评价行动方向是否正确,工作是否完成?需要明确评价手段,才可以高效地开展实际工作、合理评价探索时期所接收的信息以及将它们加以利用。

首先要搞清楚目的是什么,单纯这个描述实际还不够,因为目标这个概念又有很多层次。目标的最终层面是完成某项工作,当然,在工作产出上的延伸则又是另外一个开始,这里暂时就不关心了。达到最终目标的中间过程包含了信息获取,对这个过程的高效度评价就标志着一个中间目的的达成。

目前分析这个话题的主要障碍之一是语义系统的崩解,可以预见,这个事实在今后仍会对许多方面的工作造成持续深远的影响。幸运的是受影响的部分暂时被局限在某些特殊领域,这给当下的讨论提供了便利。

为有效的讨论评价,需要区分发现和搜寻两种模式。发现并不具备一个显式的终点,但搜寻有:即获取到了需要的信息。操作中实际的困难是,二者往往并无显著界限,并且通常都是互相包含的。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要特地将它们加以区分,尽管有意识地这样做对效度评价有好处,但它减少了额外的可能性。

如果仔细评估,可以发现有明确指向性的信息查询方法,无论是发现模式,还是搜寻模式,若对目标和整个过程都保持较高的思维意识,那么它同样有助于提升总体警觉程度,从而附带地加强了对另一种对立模式的察觉,这些附加信息将会保持在工作记忆中,除非立即记录。需要注意这也会占用时间,因此便利的记录方法有助于快速完成附加思维路径并回到主要目的上来。

信息有效度的的直接反应在它是否帮助人实现了某个具体目标(获取信息这一行为的目的是获取帮助)。实际工作中的“实现”可能是模棱两可的。当优秀和尚能工作的解决方案都可以实现某个具体目标,二者的评价是否一致?注意到这里的描述本身就出现了“优秀”和“尚可”的区别。那么很明显在找到解决方案前,内部预期就已经出现,它可以是模糊的。一个简单的借口是所谓“视情况而定”,它容易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将行为模式从搜寻变为发现,即“目前的内容并不完全是我要的结果”。

这个阶段对语义系统的稳定性是很高的考验。若期望安全,则不应再这个问题上深究。少量辅助信息支撑和独立研究工作也能很顺利地开展,而且通常具有较高的整体性。

上面的表述实际表达为另一种形式,即更多的可能性是否总是好的?在一个长期项目的执行过程中,中途插入的可能性会使执行偏离原计划,失去整体的动力。这说明,有意识地控制信息输入很有必要,但尚不清楚两种导向模式如何影响创作过程。自动思维和梦境此时可归为发现模式。

是否存在完全符合预期的信息以立即帮助达成某些目的是无法确定的,甚至也不能判断某些信息的可达性,这些方面的问题还会随时间变化。从这个层面上来讲,适时花费时间纯粹用于发现同样有必要,它能帮助应对上述两种未知的状况,这么做的频率则取决于信息载体的变化特性。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