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44

公寓综合体数篇

内部消化

我一直在楼下食堂隔壁的二维玛商店买馒头和面包,每天都去,上午吃饭的时后顺便就走会带三个或者五个馒头去。一大早蒸馒头的时候总是特别香,就是很新鲜的那种,现在冬天还有水雾,飘在窗户外面。我觉得每天早上是香醒的,或者说馋醒的。

上周二楼的一户开张了,是卖蛋糕的,但我还没有去吃过。它和隔壁一户中间打通,做成了一个额外的会客室,就像咖啡厅那种样子的,可以坐在窗户边上吃东西或者写资料。这户卖的蛋糕种类不多,但看上去都做得很精致,切的也很整齐。大概来说有比如一般的方蛋糕,整个就是一坨黄色的方块,只有上下是棕色的,切成巴掌大,然后大概就是略扁的正方体的样子。还有也圆的,也是一种。另外还有两种切片面包,带麦麸的多一些,当然有烤干了加上黄油的那种,他那里有机器。说是如果饭点过去会有新鲜的方蛋糕的,不过我对那个兴趣不大。

今天下午因为等厂里确认,我就干脆到这个蛋糕房来看书吃东西。因为黄油加上面包片的确是很不错的。

老板姓周,就住在这一户,隔壁那一户搬走之后他把十六栋的一套小房置换了这一套,所以可以开起来这个大一点的空间。周老板也住在这里,工作区后面大概还有三十个平方,就作为起居室。他这两套比较宽,不像我们上面的户型小一些,我的房间总共就四十平的样子。尽管小一些,我们很多人也改造了工作空间,我那里可以加工些东西,我还认识楼上几个,小赵那里有个裁缝区,郑师傅那里可以搞修理,有时候可以捡漏,等等,还有很多。估计现在大多数小区至少都有四成是混合空间了。

当社会服务基本都具备后,在小区这样住着非常省精力,我们一栋楼甚至有自己的幼儿园,医务室,水电社,还有阅览室等等。今年好像已经有五个不同阶段的学堂开起来了。我们这个宿舍楼比较好的一点是,栋与栋之间都是有不露天走廊连接的,而且不在一个平面上,这样个体的服务可以提供给更多人。在二三栋的走廊上已经看到好几回学堂组织的小学生。

蛋糕房没有公共洗手间,周老板说只有去单元的洗手间用,因为当初改蛋糕房的时候上下水给设备挤占完了,它这户的布局不怎么样……不过他这个飘窗利用的不错,正好搭出来一块额外的桌面,在靠窗的桌子侧面,可以放好多杂七杂八的东西,还不挡光。周老板说,要把它这改一个太阳能遮光的,因为好多客人说喜欢暗一点的环境。有板子挡光,然后可以发电,这样以来白天给随身电池充电也足够了。

我一直在飘窗上堆书和衣服。我的房间只有这一个窗户,不过可能可以有一部分用来发电,比如遮住下面反正就被书挡住的部分,算了算能有接近100瓦,晚上了点个灯还是合适。

周老板这种布局,我感觉还是更接近住户,只是它一定程度上有些服务。就跟我们一样,实际就工作在自己家里。我觉得这样好,邻居之间可以分享些生活经验什么的,有些时候还可以留宿。我那个房间不行,主要是基本上没有可以睡第二个人的地方了(除了我任何人都不能爬到在的图板上去!!!)。

今天额外的操作是到后面去花坛把被风吹掉下去的袜子捡了回来(回来发结果现还是少一只)。

走廊

我前几天在楼上的修理铺给我的小车买了一个柴油热风机。说是已经送到了,今天过去取。

一段时间以来,大概一个月左右没有在晚上七点的样子到外面晃,因为这在工作时间段中间。不过最近稍微消停了一些,在下周新的工作之前我感觉需要玩点别的什么玩意,在附近晃两圈,然后整点玩具什么的。我这离三单元的楼梯间就两间房,今天倒是换个路线,绕着走廊走过去吧。赵师傅在五栋的六楼上,我可以绕着走廊一直穿过三栋、二栋、七栋和六栋,还可以上到几层的的平台上去,然后再走到五栋。难得绕两圈,去看下另据也是不错的。

走廊上看出去,外面在下小雨,灯光把宽敞的走廊倒是照得亮堂,玻璃透过来外头黄颜色的路灯,还有对面楼上的光,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室内还是有十六七度的样子,没有大变化,内墙角的暖气烤着感觉还是很舒服。有邻居把多的靴子,袜子放在走廊的暖气片上面晾,墙边还有他们的自行车和伞。

二单元到一单元之间的走廊是一个下坡,连着二栋食堂,比较宽,滑板的小伙子些在这里还搭了些板子,练习各种动作。旁边三只猫坐在暖气上看他们表演,旁边的小谢熟练地逗了一只黑猫到他身上坐着,然后让它钻到自己帽衫的兜里,然后从另一头跳出去。

食堂门口师傅些在下棋,有五六个人围到看。

二栋走廊边的开间居然有一家录像店,之前走的都是二楼那个走廊,没上到五楼来,所以没注意到,进去看看,好像有很多资料片,也有好多是放语音的。这的老板说是和阅览室联合的,所以我很高薪我的读书证也可以借看录像。另一个好处是,我的房间就有一台电容碟机,可以不去麻烦别的同志。借一张碟子和一本书一样登记。我借了一张《迪式科年度流行》。

七栋是环形走廊,因为它楼本身是这个造型的。这个走廊用的暖色调的灯光,地砖铺的是大块的,大概是700的,不像我们那边修的比较早,还用的100的小砖。不过也有好处,下雨不会像这种新砖那么滑。不知道为啥现在都流行光滑的地砖,可能只是为了扫地方便吧。不过七栋这边做的还是很不错,很干净,因为有热气所以地板也不湿。

倒是方便了踢瓶盖的同学些,他们大概四五个一队,站五六米开,把一个塑料瓶盖踢来踢去,玩的很开心。我消失也喝同学玩过这样的,但是我们那时没有这么宽的走廊。他们现在这样玩基本上不妨碍过路的人,这样很好。

赵师傅弄了个买菜的手拉车驮着那个柴油炉的纸箱子,也不大,就是铜的东西重,拖个小车好拿回去。我下次过来的时候把这个手拉车送回来就行了。之后他让我去他的破烂堆里翻了翻,我没找到啥最近有兴趣的东西,倒是找到个没了盖子的油壶,拿回去洗干净了看可以装点东西。

雨下得大了些,尽管室内始终是暖和的。但突然觉得想吃馒头了,就是刚蒸好的那种,特别烫,又特别松软,多大一个的白面馒头。想着,又走下楼去买了一个老干妈。等回来的时候,玩滑板的小伙子已经回去了,猫咪在墙边吃一截香肠。

五分之一

说到学生,还有这么个事情。我们这个小区接受学生的居住申请的话不需要给介绍信,说的是从离境的第二年就开始这样做了,第二个这样做的社区比我们晚五年的样子,或者是四年半。目前的话基本上油城辖区内的住房大概五分之四仍然需要介绍信。这使得弱阶级的群体能形成一个适当的社会集合。

所有人仍然可以自由进出任何社区,没有对人是否被允许进入某些群体区域的限制,因为最终来说,公共服务散落在各个阶级群体的社区中。只是注册的户口号不同罢了。而修改这个户口号,在五分之四的情况下需要阶级手段。

这个点很重要,我们可以将这一批社区认为是社会结构缓冲区域。

因为学生一般在小学六年级分散,到成年人的过渡阶段多数都住在学堂附近。这时有少数学生直接进入社区,一般它们也不需要介绍,因为特定的某些社会存在对他们而言无关紧要,通常情况下社区更喜欢这样的居民,至少对于我们这样的社区而言是这样。

我的二栋是早期设计,后面修的五栋有一些三层的小户型,在空间上交错布局的,一间算下来有三十个平方,学生们都愿意住在这个区域,因为这些三层的小空间很灵活。实际上社区里面许多年龄大一些的人也喜欢这样的设计。后来我们一些老楼里的住户改造了一些空间,做出了类似的跃层出来用。我住的没有改过,还是方盒子。

三栋的学生比我这里多一些,因为那里离食堂近。上半年在我这来听机构设计的八个学生有五个都是三栋的。我不是很清楚其他社区是不是也跟我们有一样的讲课形式,但是按道理说正式的学堂会多一些。我们这里的学生似乎更适应生活环境,可能也不会习惯。也少遇到从“介绍信”社区来我们这的学生,不过一段时间以来倒有很多那边来的中年人在我们这边定居。

到现在仍然有许多学生较难适应离境的方案。不过作为一种“实践”要求,它们一般都能完成科目,而后回到自己的学堂。而我们说“未入境”的那一批,就直接进入社会生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这样一批学生是非常好的,因为它们接收到的信息更加广泛和具体。另外相比下来,他们比后来的学生更加有活力,社区通常十分欢迎。

很有意思的是,五分之一里的同志通常会收到更多的邀请,有时候甚至和二维玛超市的广告一样多。实际上出去的人少,这使得我们的居住密度每年都有些上升。相比起剩下五分之四,我们认为松散而灵活的群体在某些情况下对个体有很大的优势,有许多具体的例子,但都很难概括。环境影响是潜移默化的。

松鼠

今天我到街道办去给他们看大修基金信息栏的模版,这是第一次进度,我觉得过去给他们说更清楚些。我把演示板放在挎包里,扣在外套里面的肩扣上,因为外面冷,可能会冻住电池,放在衣服里面就不会。

街道办在后面的那个山包包上,因为方便所以就坐那个自动楼梯上去(明明是站上去的,为什么要说坐……)。但是今天门廊里人很多,等了半天才走进去,就这样过路的人还是挤。等我刚上到五十米上面的广场上,自动楼梯干脆就不转了,不知道底下在搞什么活动,可能谁碰到了开关。

我三点钟就出来了,因为我没办法打开演示板的电源,因为电池还是冻住了,街道办实际上没什么特别的说法,不过挺好的是他们提前付了我第二部分的报酬。这样我就逛到外文书店准备去找点杂志来看。街对面来了施工队伍,再起开人行道上的井盖。

后来听说是配电短路,有可能是松鼠导致的。

冷天

前几天还没降温的时候我骑着咖啡拉出去转了两圈。咖啡最近好像也没长肉,只是毛该找个时候给他清理了。因为二月份要带去防疫站打预防针,所以我再等一段时间去清理他的马棚。这几周周末基本上就带咖啡到郊区的公园。咖啡好像不是特别怕冷。

这边社区的马冬天基本上都在社区里面活动,一半没事就不出去的。有些时候他们更喜欢车棚,因为室内暖气对他们来说比较热。以前四栋有水牛的时候,冬天还给他们留了两个游泳池。

前几天出去的时候烂眼湖还没冻住,有人钓鱼。不过我印象中好像看见有人在湖面上游荡,可能是踩着石板的。水已经很冷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要走到水里去。咖啡在树下面嚼一些半干的草秆,还有个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半边苹果。远远的,城南锅炉的烟囱就开始冒出灰白的烟。

我直觉应该快回去收衣服,不然风吹掉下去又要重新洗。

两天断续的下了点雪,地上铺起像模像样的一层。院子里路面的雪都扫到了一边,有的就扫到排水沟,掉下去了。有时候水沟下面会冒热气出来,可能是下面的云层正好飘到这块。

人造石板很便宜。我们这里常见的多是大颗粒的沙和水泥粘成的透水的像泡沫一样的结构,表面稍微磨平。它比普通的石板轻一些,方便到处搭。院子里常走的地方都会有些这种板板上,一楼的住家花园外的小门下面,架在水沟上面,也有这样的板板。在结冰的时间,人们可以走粗糙的石板,雪化的积水不散时也不需要踩水。

因为手怕冷,就懒得堆雪人了,社区的许多小孩喜欢堆雪人,它们把消防栓打开喷到天上去,看上去像是发泡了的样子,掉下来的就是雪了,在四周堆起一个雪堆。小孩子把学推到雪人身上去,或者直接就只让消防栓露出来一个红色的帽子。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