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42

油城日间数则

换地板砖

有一块地板砖断开了,因为昨天我取下虎钳的时候不小心让它砸到了面板上。

地板砖大概安上了有八年的样子,装修时还没做,是后来一段时间改布局的时后重新搭的架子铺上的。在后来就没有动过,因为下面的多孔板是软的,不好清理。现在市场上更多的都是一体的那种厚块,说是不用打架子,原来安的这种分层地板基本不用了,因为事实上很少有人要把它掀开来。大概是前年左右,不知道怎么,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卷边很深的压条,设计很巧妙,地板的面板可以从下面卡住,但是密封还有待改进,它的结构决定了面板缝隙还是容易积累灰尘 。

仍然有传统压条结构的地板箱架子生产,它们基本都是是改良的设计,刚度好一些,而且不需要专门工具桥接。空闲卡扣的位置现在还可以走线,弱电放在下面是很合适的。

因为打算改一些埋入结构,然后顺便可能做几个地箱,所以尝试买了一些新的架子,它们仍然和老的T字梁兼容。我额外买来了一些多孔板来换掉原先地板下面受潮和坏掉的几块,至于箱子,我先垫了两张面板在空着的位置上,过段时间来做。现在买来的地箱都好贵,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拆掉了地板架的边缘,所以顺便检查了一下墙板后面的状况,没有老鼠的痕迹,这让我很开心。

铁蛋的座舱

我一直很喜欢小空间的座舱。此前在万里的时候开过通航的野鸭,事实上野鸭的那个座舱也很不错,人几乎可以半躺着,玻璃也大,就是感觉太宽了些,太阳晒着热。不过也好,有时候可以活动活动,要去客舱上厕所也方便出来。总的来说我一直不那么喜欢野鸭,它的工作台布局始终给人一种容易散架的感觉。

我刚搞到铁蛋是在到九香之后,当时是管道维护那边处理几台旧的防化机器人。我看见那个圆圆的座舱壳,立刻觉得他就是我要的,铁蛋功能都是好的,我很便宜就买到了它。

铁蛋一开始是两个六自由度的摇杆来操纵的(特别搞笑,以前野鸭也是那样的杆子,难用死了,开起来几个轴联动,飘忽忽的一点都不稳)。就用了两回,实在没有搞懂,我就把它拆了换成了手套控制器。这有个好处,它的吊臂基本上就是沿着手臂的路径,从外侧绕到背后肩胛骨后头的关节上,因为有配重和助力,所以动起来非常轻松。

铁蛋的座舱是没有窗户的,要观察外面就要用摄像管投影进来。通常把它投影到座舱球壳上就行了,不过我有时也喜欢用头戴的投影仪,因为它可以提供立体视觉,而且图像聚焦到无限远,看起来不累。但是头戴投影的主要问题仍然是太重,后脑勺牵出来的线让人看上去像是被插入了什么脑控的东西。嘿,你会感觉自己像是从什么科幻小说里蹦出来的人物一样,不过总觉得这样的形象有那么一点反派的意思在里头。

出于某种原因,赵一直不知道铁蛋。所以前段时间我把他带到铁蛋的车库边来。赵对这些东西一向不怎么感冒,但也觉得新奇,爬进去玩了玩控制,我爬到盖子沿上给他戴好身上的附件。赵不是很把握得住平衡,我给跟说习惯了就好。

他说,感觉还不错,我都能在这里闻到你的味道。

新的信息管理盒

最近看到了一款巴掌大的随身电脑,是用玻璃做的显示器面板,下方只有五六个按钮,应该是触摸屏,有点意思,好像只有一家店在卖那种。倒回去二十年的样子流行过一段时间电容触摸屏,那时候用的就是玻璃,但后来可靠性太低了,就没有用了。我前天下午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到那店里看了看,原来是老板自己做的几台。我问了下他那个怎么用,他说是触摸的。我说这个玻璃的怎么触摸,他说是一种有导电涂层的感应玻璃,手按上去可以从信号算出受压的位置。我拿来试了试,玻璃很硬,不像触摸压片那样有一点变形的距离,这很像电容面板,但不是那么灵敏,有点奇怪。

老板说这个机器软件里可以算出按压轻重,因为手指是软的,轻重点击的时候特点不一样。他让我用那个触摸键盘,我试了试,果然是的,能够把手放在玻璃上但不按下按钮,然后用力再按下去,这跟压片触摸屏很像,但是这个面板甚至可以用更大的力气才触发。我感觉这是个很好的特性,调试好的话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取代键盘了。

我印象中没有见过有什么厂生产这个感应玻璃,老板说是的,这个在809电子厂生产过很短时间,没什么人用,实际上也不贵。可能很多人已经抛弃了没用的电容触摸屏了。

照片地图

最近搞了一个小程序放在订阅机上,用来读取开放地图上的照片数据,还有个小功能,就是用订阅机的小照相机上的拍照,然后上传到兴趣社区的网站上,接下来所有访问这个位置的人都能看到这个照片了,我昨天出去的时候在食堂门口试着拍过两张,都传上去了,很有意思。

照片和它们的拍摄信息实际上都储存在维基万年库里,很容易访问,我下载了一些热点区域的数据存在串行卡,这样方便没有无线网络的时候读。万年库是开放的,我们这个照片兴趣小组也在上面申请了接入点。之前很久就已经有很多照片在上面了,它们基本上是早期一些组织收集的胶片扫描,现在全部公开访问,当然,要添加的时候自己还是要注意检查不要把信息搞错就行。

订阅机在室外基本用的都是低功率广域网,数字电话服务商的网络服务现在用的人很少了,因为不划算,而且厂商淘汰了太多的低速器件,因此基本没人再开发基于数字电话通信的订阅机了。低功率广域网则是工作在自由频段的,不需要监管,现在覆盖也不差。昨天在食堂拍的两张VGA大小的彩照,大概也就只花了一分钟,就传到了网上。

备忘录

接下来一周的样子我可以歇一阵了。

前天搬回来的几盒零件里有些好玩意,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只并口的小照相机,看了看电路板上的标记,居然是高清彩色的,它甚至可以塞到机器的盒子里。可是我手里只有黑白的显示器,所以花了好些功夫让照片显示得能看。后来我又做了个小程序,让我把照片插入到文字一侧,可以起到说明性作用,电池还有电,所以我今天等午饭的时候顺便把它带出去玩了玩。

下了点雪,不是很厚,但是有那个意思。地上因为踩得酱糊糊的,所以居委会在组织大家拿木板垫起地面的凹凼。在大厅里,我又遇到了一单元的那个照相的师傅,他坐在吧台喝水。我也坐过去,把脖子上吊着的订阅机放到桌子上,接了一点热水。它就凑过来给我看它在广场上拍的照片,都是波拉片,他还有几卷120,等冲出来之后参加社区展览。

我又拿一张,天上有点过曝,前景是个婴儿车,影子投下来正好有一个底朝天的陀螺照在一小片太阳底下,钢珠上面一个很亮的点。

我给他看我刚拼到订阅机上的那个照相盒,他拿去看了看,不知道怎么用,又还给我。我把程序调开,因为感光不好,所以对到窗外,才比较容易分辨。他很喜欢黑白的显示屏,很有点朦胧的感觉,就跟今天的天气一样,融在水雾里头。

我出去把侧门拉回来扣上,这样就没有风。

当然,我一直觉得波拉片或者其他胶片都很好,因为你可以在上面写东西,或者夹到本子里面。我很久没有专门拍过照片,因为后来有绘图本可以记东西,就没有再碰过照相机,因为它再怎么还是很重。照相还是有好处,它很快,可以住抓笔画抓不到的东西。当然反过来其实也差不多的,所以我感觉无所谓。我还是会用这些机器,他给我教了几个新的自动功能,以前没有过的,比如有个文字功能,可以在拍照的时候在胶片上附加值额外的字,有时候也比较有用的。

吃饭之前他送给我一张照片,也是那一堆里面的,说回头我研究下怎么弄到网上方便,它自己没有扫描仪,很奇怪。

自然光仍然是更好的选择

新的光线处理技术使得反射式的点阵液晶屏的反射率再次提高,因此许多场合都更适用了。生产彩色点阵屏幕的厂家仍然不多,产量也有限,它们的效果仍然不是很令人满意。黑底白点的反射屏现在对比度很高,所以看起来很舒服。去年就已经有三种订阅机用上了这种黑白屏。

此前大规模使用的有机LED显示屏,还有更早的背照式液晶显示屏,现在逐渐减产,因为成本控制的原因,另一个主要问题是它们太过精细,没办法给自助加工者使用。单色的段码屏和点阵屏驱动起来容易,接线也方便。东方面板厂上个月刚开始出货零售的高清晰灰度屏幕,一寸到十几寸的都有,是用的宽排线接口,用串口和并口都可以驱动,很省电。据说东方新的面板都是使用了记忆屏的技术,每个像素点都可以有256级的灰度。据说6万级灰度的这种显示屏也在研究,不过对于很多场合而言,十几级灰度足够用了。

最近的一些研究认为,由于自发光或带背光的显示屏的亮度与周围环境不协调,因此长期使用对视力有显著负面影响。所以社会上有观点说减产也是为顺应千年指标的要求,这样一来倒也比较容易理解了。

在电子纸发展很早的阶段,就已经出现了全彩色显示,但是由于物理条件的限制,电子纸仍然很难显示动态内容,因为会涉及到着色微粒的宏观移动。好屏厂在去年动手展放出来过一个双色电子纸和记忆液晶的二合一产品,基本上算是融合了二者的优点,但如果杵近看,两个显示层之间还是有一些视察,不过完全不影响正常距离下观察和使用。当时展出的时候价格也很贵,现在好像也没怎么生产这种屏。如果有类似这样的模块,薄一点,能够接四线串口,我应该会买一块来做点东西玩。

更有意思的是,胸灯和头灯开始出现了一些有意思的设计,特别为在夜间和暗处使用这些显示器而处理的照明。我现在这个大圆头相比起来就有点落后,有机会去弄个新的,轻一些。用它们看书也是可以的,因为亮度充足,甚至许多人开始用它们当步行和骑车时的照明。几乎所有这样的灯都可以调节亮度,所以平均下来其实很省电。

《联合历史解读》

前端时间和隔壁的一个张同志坐车到图书大楼翻书。我照样去看最近的连环画,它后面去看小说还是什么了。下午中庭有个售书活动,小张说他熟悉这个作家,所以我们就在图书大楼吃的饭。

后来那个作家就上台来讲解他的书,叫做《联合历史解读》,听上去就像是一般的通俗历史研究,反正就是这种类似的还有个小标题记不到了。我们坐在第五排,我就好一边听一边打字,因为很有兴趣这方面,但是他讲的故事也有点意思。四点过,我们拿上袋子,去排队买书。主要是小张比较有兴趣,我就没有买。只是这次售书会作家不签名,小张感觉有点遗憾,看样子他还是很喜欢这本书的,后来我们在四楼的阳台上找了个位置,他开始翻书,我把买的几本影印的资料垫在大腿上开始画人。

我们在门口遇到了两个警察,还有一些路人也围在那里。警察说是调查一个社会活动人士,说可能和今天的售书会有关系。还有一些人把《联合历史解读》拿了出来。警察做了一些登记,当问起对作家的了解,许多人都说,警察应该自己回去查资料库,他们自己除了作家的笔名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作家在售书会结束之后就离开了。小张也这么说。后来我们也离开了。

后来在公交车上,我问小张他熟悉这个作家什么方面。小张说,啊,我印象中他早就是是失踪人口了呀,失踪人口怎么能有信息?

时间错位

路线通知取消之后,空闲活动也变得不一样了。头一个月左右的样子,或者可能只头两周,人们大概还是按照原先通知的时间出来活动,每天下午七点左右,院子里就会多许多锻炼的人。早上七点也是,但是少一些,在学校上学的学生一般会在上学的路上锻炼。十五分钟一到,许多人就会上楼去,或者坐在花园的石头凳子上休息,而后也就散了,到接近七点四十的时候,楼下又变得安静,和其他的时间没什么区别。

后来人们逐渐就丢掉了这个习惯,每天定时下楼锻炼的人变少,或者选择别的是间或路线。因为作息的缘故,在路径通知最后这半年里,许多同志已经不参与这个活动,或者用别的投机的手段记录锻炼信息,这样一来统计信息就失去了意义。从某个时候开始,可能是某一次的小区代表周会,人们似乎达成了共识,之后就没有人再记录自己的锻炼信息,因此路径通知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之后一两周的样子,也就没有再播了。

说来也怪,很多人倒还是保留下来锻炼的习惯,每天仍然有那么些人约着下来跑跑,只是现在没有大喇叭规定每天的锻炼路线了,所以分散开去,看起来人更少,实际倒会多一些。

我每天四点钟的时候和隔壁的同志一起去食堂。对于我来说是吃中午饭,对于他来说是晚饭。他工作在向东2小时的时区,我是向西4小时,正好差6个小时。食堂这个时候吃的还比较多,仍然有新鲜的煎鸡蛋、面包还有炒饭什么的,虽然说是全天开放,但是主要还是按本地时间表走,所以不在饭点的话炒菜比较少。

路线通知实际上一直以来都是混合时间表的障碍之一,主要这是一个传统,直到现在取消之后,当局一直没有做出新的解释,这令人感到一些不安。这两年已经发生过好几次制度改革,都没有什么后续的风声,可能这次也一样。转过来想,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在担心什么?社会评分?人类进化?气候变暖?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