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34

标签:杂谈

树屋

尤在八栋后面茂密的树林里搭起来一个树屋。

戈觉得树屋的小顶棚太矮,老要撞到脑壳,所以第二天就找来了一只更长的木棍,杵在顶棚中间。可是,顶棚撑地更高以后,自然就变得更加倾斜,遮不住两个人的面积。下点小雨,水就淋到里面来。

尤说,我们把它修大一点吧!戈开心地答应了。

很快两人从家里的储藏室就搬来了一大堆工具,锯子,钻子,螺丝刀,尤甚至还弄了一个小两层楼高的梯子架在这。反正这片偏远没人来啊,东西就全丢在工地上,和叶子杂草混在一起。两三天时间,戈和尤很快在树上搭好了一个大概一米五宽的小方平台。眼看着又要变天了,二人只好拿彩条布盖在了刚修好的地板上,不然淋了雨,框架整个会翘。

又过了几天,尤带着戈回到施工现场,要开始做树屋的壁板。

戈心想,为什么不把这个彩条布撑起来呢?

好像有道理诶。塑料做成的彩条布,不仅不怕日晒风吹,还非常防水,为什么不干脆把它支在上面呢?这样一来树屋不就能遮阳挡雨了吗?真是简单又方便呢!

蓬子很快就撑起来了,事实上只用在地板中央钉上一根比较长的棍子就行,彩条布直接搭在最上面。就这样已经非常舒服了,好歹这只是个用来纳凉的小棚子。现在树屋还是不方便爬上去,尤用麻绳捆了一个软梯,挂在树屋的外沿,软梯的绳圈刚好可以让脚掌伸进去卡住,爬起来十分方便。只是一层塑料罩在上面,不是很透气,呆久了反而还热得很。

为了缓解这一点,彩条布上裁开了两扇小窗户,而后的几周,小屋的四角,还有窗户的轮廓都固定了几条木棍,逐渐有了一个小盒子的形状。

只是一开始还是搭歪了点,整个架子松散的很。戈和尤站在树下面看着,觉得稍微有点变形,换个角度看,感觉又没有。踩着绳子爬到里面去,木料结合的地方嘎吱嘎吱地叫。

尤指着树屋的框架,对戈说,我们把他那上面那,就那个位置,往左边推一点试下行不行?

戈有点怕弄坏树屋,但是尤已经爬上去推顶上那个角了。木框继续不情愿地发出异响,屋檐掉下来水和一些树叶。两三下,树屋似乎回到了一个“比较正”的位置上,停在那个角度休息了半分钟,咣地一声又弹了回去。尤站在地上笑。戈又不甘心地推了几下,位置倒是正了,但是中途似乎硌到了个什么,地板的一角被扯松开了,露出个不宽不窄的缝。

尤看着树屋松散的样子,也爬上另外一个树枝。先是用手扯边角处变形的板子,接着整个身子去推,想把它复位回原来的地方。后来不知怎么就踢了几脚,越弄越歪。

结果到最后整个树屋都掉了下去。

戈看着尤,尤也看着戈,笑对方脏兮兮的一身。两个人捡了一阵散落的木棍碎片,结果都被撕开的彩条布缠到一起了,揉成了一堆,干脆不要了。把这些东西都丢掉之后,第二天几个朋友跟着尤回到这边开烧烤晚会。过了一段时间,还清出来一小片空地,逐渐的,槐树下面就有一小群固定的年轻人活动。去年这个时候,戈在不远处的一个湖泊边上还搭了个像模像样的码头,从岸边伸出去大概二十米的样子,人们可以上去钓鱼。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