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33

油城四篇

第一天早上

竟然难得又住到招待所了。

上午风大,油城的天空很干净,只是土灰土灰的,也可能只是因为棕色玻璃看不真切。我们两个没有具体安排,就一直在招待所四楼的活动室看电视。赵从小楼梯上来,带了点罐头和饼干,还有些其他的零食。保温壶也灌满了。我早上没吃饭,就到餐厅要了两个煎蛋,之后我们就在大厅吃瓜子。

电视上在放《寰宇人文地理》,今天讲的是外南帮境内各地的军事雕塑。显示器发出嗡嗡的响声,我想这大概是电源的声音,因为等离子面板不会带来这种振动。

赵把笔记本摊开放在黑色的茶几上,翻前段时间的行程,之后把昨天的也记上去。我本来说,明天就去购物中心边上的中介问下情况,赵说不在乎这两天的,就先休息休息,有时间去城里晃荡两圈也不错。我觉得也行,只是等一会儿要下去把车开进来停到院子里。

午饭还是在大厅里解决的。我们很奢侈地点了一大份羊扒,很香,我们把铁板里的土豆都挑出来吃得干干净净。赵没吃饱,又要了两个烤饼,我把包里小铁壶里装的高粱酒也倒出来些。

等外面风稍微小一些,我们就去到天台。天台有十多二十米宽,连通了招待所和原来的出版大楼。地面铺的那种十公分见方的白色小方砖,油城湿漉漉的云雾把让靠近墙边的位置生出了好些青苔,雨水把地面冲洗得干净,之后让风吹来些锈色,大概就是油城的基调了。我们很快找到两把白色的塑料椅子,弄掉凹凼的积水之后,我们坐到护栏边上,我这才把无线助理翻开,调出天气情况拿给赵看。

赵说,你眼神有点恍惚,是昨天晚上没睡醒么。

我说,太熟悉了,只是一时不很习惯。

展览馆

目前来看,在油城近郊弄一个单间也并不那么困难。

展览馆外面的读报长廊里张贴了好些租住信息,我们挨个看过去,有好些昂贵的小区,房子面积也大,不是很容易打理。也有小一些的单间,价格也不尽相同。我和赵都抄了几条信息,看来看去,挂在外面的都还是比较贵。

三层正好有本地文创展览,人不多,倒是也有人气就是。我们找到边上的休息区喝水,然后来看刚才这些房子的资料。一扇方形小窗正好竖在我们面前,窗外是油城西侧低矮的住房和仓库,几乎就只和我们的高度齐平。

我很喜欢其中一套三十六平方的狭长布局的公寓,因为这样我们可以隔断一些空间来做不同用途,只可惜算下来总共要接近十万元。赵看了另外两处,有一间还要大一些,有四十平方,而且楼下就是生活广场,但是也要接近九万。最后没办法,我们决定还是让中介带我们去西边一套三十二平的老房子看看,尽管算下来还是得四万出头,实际上已经比较实惠了。

中介今天忙,我们只好明天再约,却又逛上了展览馆。更高的楼层没有开放,但是也没关门,我们在空旷的天井走廊里走了一阵。要是能像电视上说的那样,住在公共建筑里没人用的那些区域,该也很不错吧。赵说我不现实,其实有的时候这样做也不是不可以的。

走无聊了,我们干脆自己查地图乘车去了那个老小区。

房子环境还不错,单间外面的走廊是临窗户连通的,我们都挺喜欢这样的布局。小区的位置比较偏,公交车每个小时才来一趟。我们很快意识到,要在这边住下来的话最好要有一辆自行车。赵更加倾向于轮滑或者类似的东西。我们决定后面几天先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出去的时候,天还出太阳,等终于回到招待所,还没走进大门,天又开始下雨。等赵吃完那一大只兔腿,外边天台上的积水都能没过脚背了。

公寓

因为前段时间搭这台车的时候也讨论过如何节约能源,我们看房的时候也关注了下房屋这块的问题。房间看上去倒是很整洁,而且也没有漏水的痕迹。房东购买了另一套大一些的房子,所以出售这套旧的,并不是因为老旧的问题。事实上,到了地点才发现,这间房外侧的小阳台上还有一盏遮阳篷,是在楼房修建时利用延伸的楼板制作的。这可以做成一个放太阳能板的位置。毕竟是单间,一个四方的盒子,再加上一个隔断厨房和厕所的砖墙板就是它的全部,这样一来如果要再改改里面的空间,采光就有些限制。房东倒是觉得,以前自己感觉不明显。

下午我们和中介一起到楼下的大厅签了单,划了费用之后,这套小房名义上就算划给了我们,钥匙也交了,剩下一些事情就是抽个时间到房管局和街道办登记下信息。居然就这么简单。

下午的太阳背照我们的朝向,不晒。楼顶边缘投下灰蒙蒙的影子,只有远一些的草坪和树冠上才有特别明亮的亮光。反射回来,竟也有些温暖。

为了更适合我们的用途,还是有必要重新折腾一下这个空间的。当天我们回到招待所大概画了几笔,最后发现如果要安排地更紧密,只能把室内的隔墙打掉。我希望能把靠窗的区域错位隔成两层,赵说打通,但是又弄不太清楚具体的形式,最后还是我动手把整个隔断的方案记了下来。

赵提议做成一个开放厨房,因为反正有烟机,实在不行用那种石粉板做的折叠门一关就行,这样不碍事。我看不错,这样又减少了一部分砖石操作。

还有个问题是热水器,我们不知道可不可以在楼顶上使用太阳能,因为阳台顶棚已经有一块600瓦的电板了,这个还得去问下管理中心。

北面洼地

有两天我们到背面洼地去,车没法进树林,我们背了够用四天的东西进的沟。因为没有高山阻隔,靠城里的广播电视信号能够轻松地找到方向。赵有些害怕蛇或者其他有毒的虫子,其实我们都不太清楚林子里到底都有什么,贸然去里面游荡必定是有些冲动的。我在前一天买到了两只驱虫膏,抹在裸露的皮肤上,实际上也不知道有没有效。

北面洼地是一个突兀的存在。数十年前它本身是一个活水湖泊,雪山冰川下面闷头河的一支经这里,补充蓄水。后来锅沿周边的地质活动使得湖水从裂隙渗漏下去,只消半个月,水就见了底,留下一片没有边际的砂砾滩,而后很快被植被占据,现如今居然形成了一片深邃的森林。我们这两天手头空闲,到城外就当旅游了。我顺便拿了两个本子去,看途中没事就写画点。

而这个片区仍然少有开发。对于能想到的任何活动,油城的地盘都已经足够空旷。

但我们还是浪到了北面洼地。说来也没有遇到蛇或者熊,蚊子倒是随时都在。赵倚着我比他力气大,除了我们两个的帐篷,还让我被背了一大堆东西。幸好我们在吃各种东西,所以重量在减少。

赵一边翻我背上的包,一边说:你咋都没带两个绿茶味的饼干啊?

在森林里呆了两个晚上,等游玩回来,我们很快找到了我们停在河漫滩上的车。我累得不行,很快睡着在后面的床铺上。晕晕乎乎睡了一下午。

隔天赵在煮早饭,我正收拾用完的本子准备烘一烘打包了,这又翻看了下前面的东西。

不是昨天才走森林回来的吗?这后面的是你什么时候画的吗,我咋没印象呢……

赵凑上来,一脸奇怪地看着我:诶,这不就是上周去黄土戈壁的吗?我什么时候敢动你的本子……

上周不是在森林里面?

赵眼睛瞪大了,把本子举到我面前:你还给我说过这个是那啥的补给站啊!你什么意思?

什么时候到过戈壁?

时间似乎开始混杂在一起了。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