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32

秋收

午后,我背着包走过空旷的隧道。是国庆节放假的第二天,平时本就少有人走的地方就更没有动静,人们要么出去度假,要么都蹲在家里睡大觉。路旁的枝叶把头发都沾湿成一缕一缕的,零乱地贴到额头上,挂在眼睛前面。

我有些担心虫子。虽然带了驱虫的药水,但是睡觉时可能会有别的动物来。不过就待几天的话可能问题不大吧。

酒店在洞口以西的山坡上,再走一公里的样子就能看见。整个区域基本空置着,水电都停了,只有宿舍平房还有电,平时有两三个工人在。更高山坡上的两栋宾馆楼却早就没有了维护。一次滑坡中,巨石损坏了低楼层餐厅和一部分房间。建筑基本完好,后面还经过了加固,墙砖外面伸出来的三根钢柱就是之后接上去的。

我在7楼的一间空房间卸下背包和其他的杂七杂八的东西。这间房间的门看上去比较完好,地板除了需要打扫下灰尘以外,似乎并不那么潮湿。我并不准备吃东西,就只带了点随身的工具到楼下去找值班的师傅打牌。这两天晚些时候可能还会有三五个人会到山上来吧,到时候会热闹些呢。

平房外面摆了一口蜂窝煤锅在炖鸡,远远就飘来非常好闻的气味。等我下去,已经又来了一位同志,比我高一些,头发比较短,是五水人。我们歇在院子里和守门师傅聊天,另外两名师傅去沟里钓鱼了,晚些时候才回来。

等到晚饭,蚊子又多了,扇都扇不走。我们把炉子拉到平房里面去。天上过去一只闪着灯的飞行物,师傅说很少见到,可能是部队的。

打完牌,我和五水的同志要上楼了。天上又连着飞过去几架。我们也没太在意。接近十一点的样子,大楼里突然亮了灯,送风井也运转起来,卷起好大的灰尘。我们感到奇怪,一起下楼到平房又去找师傅们,但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决定把东西拿下来睡在一起。

又过了两天,竟然也没有发生什么其它的事情。五号晚上,一辆吉普车开到了铁门前面,自称是国土资源局的,需要疏散这片区域的人。我们就跟随另一辆中巴车回到了西门汽车站,街上已经冒出来了许多治安部门的岗亭,甚是奇怪。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