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30

标签:杂谈

鲸稍微有点饿了。

鲸想吃那么点东西,不过想起大概又到喘气的时间了,就摇了摇巨大的尾巴,浮到海面上去,呼噜噜地喷了两下。差不多了,这又才抬起尾巴,笨重的脑袋又缓缓沉回到水里,水面浮起一片气泡。

豚凑到大脑袋边上说,你扇出来好大的漩涡啊,刚才把我都带着翻了一整圈。

鲸说,啊,实在不好意思。

鲸说话很慢呢,说完几个字竟然花了十多分钟。

豚在鲸身边游来游去,从鲸的背上浮到一侧去,又沉到鲸的肚皮下面,从另外一侧冒出来,最后又歇在大脑袋的小眼睛边上。鲸无聊地看着豚。豚说,嘿,我能和你做朋友吗?

鲸说,可以。

又花了三分钟。

豚机灵地捉到了了两条沙丁鱼,高兴地摇了摇头,却不小心撞到鲸的眼睛上,鲸说,昂。

豚说,啊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没有伤到啊。

鲸说,没事。

豚有点担心,又很不好意思地,把半条沙丁鱼的尾巴往鲸嘴角塞,对不起嘛,以后保证不碰你眼睛了好不好……这个好吃呢,保证不是塑料片片呢……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我可以教你唱歌呢,啊呜——这样……

鲸说,没关系。

这就又要换一口气了。鲸浅浅地浮出去,找到朋友的豚高兴地跳出水面,又跌回去,正好落在鲸右边的鳍板上,鲸一用力,又把豚抛出去,豚顺势又飞出水面,落到鲸的左边去。鲸又往前一些,又用左边的鳍板托起豚,就这样来了四五次。

鲸还是想吃东西,又沉回去了。豚说,嘿,你有女朋友吗?女朋友可以给你找鱼吃哦!我也没有男朋友,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吗?……

鲸说,额。

豚说,真的吗?这真是太好了,今天是我长这么大最开心的一天呢!

然后豚就被一大股水流吸到了鲸嘴巴里,和几条黄鱼还有一大堆磷虾挤在一起。鲸吐了两口,豚好不容易从鲸嘴巴里掉出来,马上就游到前面去了。鲸这才把嘴巴里剩下的渣滓滤到肚子里去。

豚说,哇塞,你都是这么吃东西的啊,好厉害啊,你刚才差点把我都吃掉了呢!以后你要吃东西可不可以先告诉我一下嘛,不然你又要把我吐出来呢。

鲸说,哎呀。

鲸又吃了两口虾。豚在侧边跟着一边看一边跳,哇塞,好棒啊,牙口好就是不一样呢!

鲸和豚玩了一整天,后来鲸在三十几米深的地方歇着了,脑袋朝水面竖着,偶尔拍一下鳍板,稍微转身看着豚。豚又抓了两条鱼,凑过来问,鲸,都吃了这么久了,你这会儿饿不饿啊?

鲸说,不是很饿呢。

豚后来看鲸想休息了,就独自浮在旁边,也不打扰鲸,心想,要是自己一顿也能多吃点,那就不会那么容易饿了呢。

鲸伸出鳍板轻轻拍了两下豚的后背。豚也高兴地蹭了蹭鲸粗糙的皮肤。

第二天早上,豚又找鲸玩,但是鲸好像不见了。豚知道鲸也要换气的,就浮到浅一点的地方找了找。不过半天也没听到什么动静。有可能随洋流往东边去了呢?豚往东边游,碰到了豹,豹说好像没有印象。豚觉得奇怪,鲸去哪里了呢?豚又抓到了一条鱼,觉得很开心。还是将记忆留给开心的事物好呢,豚就转身回去,打算找新的朋友了呢。

又过了一天,还是不见鲸呢,但是豚和龟也交了朋友,豚特别喜欢龟背上绿色的毛毛,擦着肚子很舒服的。

科考船的研究员也没有发现鲸浮起来的痕迹。船上的声纳记录的信息也很模糊。小组没有摸出什么门道,猜测鲸随洋流往东去了。组长看总结的数据完全不能说明问题,但是想到这个季度的学术索引还差两篇,就稍微模糊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把这个结论写到文章里。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