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28

标签:杂谈

海平面

一个很模糊的印象。

母亲把证件丢到了安检机一样的那个设备里去了,似乎开心地,说,“我不管了”。我却记不得那到底是回程票还是护照或者是别的什么。两台机器边上的工作人员有点诧异却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办,望着机器里面,但是证件似乎已经掉进去了,印象中是输送到另一个什么地方去的,但是我竟然没有印象具体是哪里,似乎安检机后面的传送带是通往其他地方的,也没注意。我们一些人,还有母亲单位的同事,都走道阶梯上,母亲背着一个小背包,抿着嘴笑着,摆摆手走上来。父亲问,那一会儿又怎么过去呢?母亲说,再说吧,没得关系的。

后来在玻璃幕墙里面,大概是一层多一点的高度,我从U字形的走廊里过去,外面是联络水道,但似乎还没有船进来,而且也比较窄的,似乎像是首都机场那个联络车的轨道两边那么宽的样子,只是没有那么深。

后来似乎又都过了关,却没有什么人过问别的。之后就走到了一个首饰还是什么的店里,但是比一般的商店更深一些,里面也很亮堂,也宽,好像播放着音乐,也有人招呼买一些东西。但是并不如集散市场那么大的规模,而且都在室内。到后面还有售卖日用品和副食品的商家,之后就走到了外面的小巷上。时间大概是晚上或者凌晨,巷子两边都售卖奢侈品,招牌和橱窗的灯光都稳稳地照着,似乎没有什么别人。有手表、皮包、化妆品啊还有很多别的,我不是很认识这些品牌,但是母亲和她的同事们都在橱窗边看得起劲。橱窗都嵌在墙壁上,整个巷子大概都是类似中国式的红墙,有些店面还有石柱,修得跟流行的“古镇”一个作派,但不那么典型,招牌有些参差,倒是很有点日本的感觉了。道面很安静,除了一行人的吵闹声就没有别的。

我和父亲在一个橱窗看了下机械手表,后来不知不觉就走到很前面去了,后面的人还在讨论购买各种东西。

才发觉巷子似乎是有点弯曲的,而后父亲带我走到了一个角落的木门,在拐角的外侧,大概也就两三米宽,上面有匾,三个字但记不住是什么。拐弯之后的巷子有一个弧度往回绕,墙也不那么高,可能不到两米,灰黑的看不真切。墙头伸出树冠,却有点土黄色的意思。

父亲说那个门,还有后面这巷子是什么,我却还是记不住了。

像是三角洲,却又不在什么河流入海口的一片,大概十多片滩地,和水面齐平的,似乎潮水也不将它淹没,难道是浮在水面上的吗?但仍然有非常宽而平的沙滩,还能有浪花。看山去像是劣质计算机游戏的画面,几乎是用一个尺子画上去的线。另一块滩上竟然还有集装箱港口。

事实上我们乘飞机就是落在这其中一片平滩上的。但是我和父亲有一次到跑道头看飞机,却是长满了一人多高的植被的。一架麦道11型货机落下去,落得很快的。父亲说这个造型好看。我手里拿着的地图说好象是青岛,但我是不记得是走一个立交桥下穿过去到的候机厅。或许附近有几个很宽的仓库,我不清楚,但地图上是这么写的。

另一个早晨,可能是第二天,在一条临海的街道边,大概是从酒店出来往西,海水在南方,太阳让远处的海水泛着白花花的光晕,视野也朦胧地……斜下方有一个架在坡上的房子,似乎还有点彩色,但是视角不好,我只好又走了几步,树叶中间漏出了一个绿蓝色的鸟房子,挂在房子外侧伸出去的木桩上,比地中海的蓝色稍微绿一些,略有点掉色的痕迹。

忽而发觉,小房子却是在悬崖边驾着,才注意远山有了好望角一般的形式。而这难道不是一座平坦岛吗?不可思议。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