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26

在油城的第一天早上

竟然难得又住到招待所了。

上午风大,油城的天空很干净,只是土灰土灰的,也可能只是因为棕色玻璃看不真切。我们两个没有具体安排,就一直在招待所四楼的活动室看电视。赵从小楼梯上来,带了点罐头和饼干,还有些其他的零食。保温壶也灌满了。我早上没吃饭,就到餐厅要了两个煎蛋,之后我们就在大厅吃瓜子。

电视上在放《寰宇人文地理》,今天讲的是外南帮境内各地的军事雕塑。显示器发出嗡嗡的响声,我想这大概是电源的声音,因为等离子面板不会带来这种振动。

赵把笔记本摊开放在黑色的茶几上,翻前段时间的行程,之后把昨天的也记上去。我本来说,明天就去购物中心边上的中介问下情况,赵说不在乎这两天的,就先休息休息,有时间去城里晃荡两圈也不错。我觉得也行,只是等一会儿要下去把车开进来停到院子里。

午饭还是在大厅里解决的。我们很奢侈地点了一大份羊扒,很香,我们把铁板里的土豆都挑出来吃得干干净净。赵没吃饱,又要了两个烤饼,我把包里小铁壶里装的高粱酒也倒出来些。

等外面风稍微小一些,我们就去到天台。天台有十多二十米宽,连通了招待所和原来的出版大楼。地面铺的那种十公分见方的白色小方砖,油城湿漉漉的云雾把让靠近墙边的位置生出了好些青苔,雨水把地面冲洗得干净,之后让风吹来些锈色,大概就是油城的基调了。我们很快找到两把白色的塑料椅子,弄掉凹凼的积水之后,我们坐到护栏边上,我这才把无线助理翻开,调出天气情况拿给赵看。

赵说,你眼神有点恍惚,是昨天晚上没睡醒么。

我说,太熟悉了,只是一时不很习惯。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