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24

卫星测绘

风电厂北边是玻璃凼盐湖。盐湖很宽,春夏交接时期,水不甚丰盈,大概一只脚深。锅沿山远远地围着盐湖高原。资本主义国家的盐湖比这更宽一些,在干的时候可以赛车,这里面积也足够,但是一般没有连片干燥的地块,即使冬天也是如此。

金毛跳得高兴呢,一个劲地往前面跑,让我跟在后面追,高原上氧气跟不上,我就撵两步歇两步,最后索性不走了,坐到盐碱地上,金毛才晕晕乎乎地跑回来。金毛没有穿鞋子,我只有把它抱起来让它抓在背包顶上,一岁多的金毛还没有那么重呢,但毛还是有点长了,风把它刮到我脸上,像一顶毛帽子。

九七线架了桥走湖上过,却也是矮,水泥支撑斜插在地基上,金毛窜上去,这个时候大概五点种,我们在轨道上边走边吃了两块压缩饼干。

桥上走起来比湖里轻松许多,不需要深一脚浅一脚地去。金毛要玩水,趁我不注意蹦到盐水里去了,呛了两三口,才耷拉着毛委屈巴巴地爬回到桥上。

往九七线外两公里多,撑起一只一人多高的水泥方柱,几根朽木歪在水里,这就是湖心系泊点了。

到七点半,天黑沉沉的。把头灯关掉之后,我把小板凳打开,卫星测绘机还在工作,我就等二组的信号。金毛就爬到柱子顶上歇着。电台的声音又变得莫名其妙,估计旋钮整进水了,像是金毛刚刚蹭湿的。

能认得金星和火星呢,明晃晃地,各自挂在一个奇怪的角度。似乎能从南方山谷的缝隙中看到大麦哲伦星系了,也可能是别的星星,只是不清晰。黄道气辉也出现在地平线附近,天顶倒始终暗淡,可能是正好有云吧。只是刚才还能看见一只卫星一样的东西,在东南方划过一段。

金毛朝天闹腾了两下,一个变声期的奶狗声。

二组说越野车今天来不成,等同步弄完之后叫一架西南山地救援队的派珀来送我们回去。

我把北斗接收机戳亮,两块淡黄色的背光屏幕突然显得有些刺眼。坐标是稳定的,对比预期预期目标点基本没有什么漂移,机器甚至到能接收到31颗卫星的信号。

金毛又跳到水里,溅起一汪水花,然后抱着我的脚扑楞,我才把他抱到我的大腿上趴着。很快湖面又恢复了一片死沉沉的墨黑。

可能九点过的样子,飞机就来了,湖面上反射着两个对称的着陆灯亮点。,我把探照电筒丢到水里,照亮了一大片白花花的盐地。

李胖子开的飞机,我坐到副驾驶上,金毛就瞌睡兮兮地抱着我。回锅沿营地的路上飞了一个多小时。我看到甚高频差分仪始终显示不工作,李胖子说,地基无线电定位今天下午开始就大范围出问题了,回来是夜视导航的。

等到基地,郑师着急地找到我,说问题有点大,问我用电台,说联系不到转发站。结果我手里这个电池正好耗完。我说用地波,他说所有人都在用地波,干扰太强,现在卫星也挤爆了。

郑师说,似乎很大范围内的高频通信都失效了,就像物理定律被打破了一样,很奇怪。微波和超长波没什么影响,所以卫星还能用。

这倒是有点意思。我问,就两个手台,一只手拿一个,难道都不能传话吗?

郑师说,试过了,这个400兆的,距离超过3米远,就是杂音了,五米彻底没声。别的频率有远有近,没有规律,都不超过10米。

我说,那什么原理?

郑师摇摇头,转身回发电车检查设备去了。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