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18

养护站的一些事情

今年劳动节天气已经热起来,树荫不够了,城里的人就往城外跑,往山高上去,往沟壑里走,主要目的还是散热。

柯也是这样想的,放假了到亚那里去住几天,既清静又凉快,比住在家属楼里还是要舒服多了。结果坐上的这趟交通车正好不停叠口养护站,柯只好在隧道口下车走老路过去。实际也就两公里的样子,几乎就可以看见站里的铁架水塔,太阳能板子亮得发白。虽说晒,但是这毕竟在风口上,这个季节上来,只穿一件运动短袖还是出奇地冷。柯一路小跑,没看见亚出来,不过后屋冒着点水蒸气,大概是在做饭。

亚是在蒸馒头,一边烧着油锅准备炒肉,虽说是电炉,但是热量辐射出来很暖和。岩安静地蹲在外面,因为毛发厚实,不觉得冷。

阿拉斯加的体型相比起柯来说,就更显得壮实了,以至于柯跑进院子的时候差点被热情的岩吓了个趔趄。怕狗的柯慌张地绕着院子躲,岩却伸着舌头,跟在后面追上去——两条腿的怎么跑得过四条腿的!等亚把酱肉丝炒好了,开门准备拿外面蜂窝煤炉子上的水壶,才看到柯被摁在院子地上舔。

“岩你给我起开,回去回去!”亚好不容易把六十多斤重的二哈拽开,结束了这个热情的欢迎仪式。这没成想,肚子上立刻就挨了一拳,还没等自己站稳,鼻梁上又是结实的一下。

“特么的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这是大型犬!给老子把链子捆了!”

亚告诉柯岩只是喜欢他来,柯仍然不高兴的样子,实际上主要是一直以来就担心跟狗这样动物的接触可能会传染给自己狂犬病,虽然他知道负责任的亚不会给岩漏打任何一次防疫针。柯内心仍然喜欢动物的,不一会儿就和岩玩上了。当然,这之前亚当着柯的面假装对这条二哈进行了严肃认真的批评教育。柯蹲在地上,摸着岩毛茸茸的下巴,压低声音悄悄地说,“再舔,再舔,信不信晚上把你给剃咯……哇——哎哟!痛——”

亚从背后揪起柯的头发,一脸坏笑。

 

叠口公路和气象站平日再难得有别的动静,多一个人也不会有什么显著的变化。等假期结束这边会再来两个年轻同志,等工作交接了亚就可以回城里住。柯觉得不错,以后有更多的时间和自己的同志在一起。亚有些犹豫的看着窗外,莫不做声,表示如果回城里可以找到一个箱式挂车或者一个短的集装箱平板就非常好了,这样的话可以比较灵活。后来柯了解到亚只是需要独立的居室,但亚坚持是将其作为额外的工作空间。没有人知道亚在宿舍或者在工作室睡觉的习惯。

等到六点过太阳接近落山,水塔钢架的影子就投到房间的水泥地面上。岩和二人都在屋内看彩色录像,亚突然想起什么,起身去了里屋,不一会儿就出来,手里攥着几条尼龙带子式的玩意,一边拿着两三个金属挂件勾在自己背心上,让柯跟他一块儿出去。岩跟着跳出来,却很听话地被叫回去坐着了。

“黑色的在大腿两边扣紧,黄色的压在胸口这。”

亚带着柯走水塔的维修梯上爬,钢架结实,但可以落脚的地方实在小,所以两人都系上绳子。柯颤巍巍地走在前面,亚走在后面跟着柯慢慢往上去,顺便检查他的绳子什么的是不是完好,也让他的伙计不要那么害怕,然而塔顶上的滑轮松开以后,人完全可以直接拖着绳子把自己吊上去。水塔顶上大约35米高,没人知道为什么当时需要这个高度,亚觉得倒可能是以前公路站拿来冲水洗车用的。等两人上到顶盖,太阳还有半个圆形卡在高原的尽头。水塔的高度刚好绕过了近处一些低矮的山丘,可以目视到西侧几座气象站的轮廓,几座避雷塔树立在它们附近。东侧的山峰没有雪,却依然被照亮得发出金光,山脊拖出来一些影子,这时好像已经可以看到大角星。

亚给柯介绍了日常检查的几个站点,之后把柯扛到肩上,一只手抱着柯的腿,一只手指着3712A站北边的角落,被山脊挡住露出一点平地的地方,柯费好大力气才找到那几点灯光。那边是离叠口公路站最近的物运中心,灯光总使人认为那里有生气,实际上中心很早就已经改造为全自动化运行,极少有人过去维护。

“那边有几台300。”

 

只有宿舍里整理过,门厅除了水泥地和凳子就没有别的可以歇的地方。加温开得大了一些,这样室内就不太湿冷,晚上周围连昆虫的叫声都没有,安静得只有锅炉的振动。两人一直聊到水泵上水。亚招呼岩跑进来,跃到床上。柯小心翼翼地抱住这个大家伙,亚从后背搂着蜷缩着的柯,把鼻子埋在他男朋友的头发里。第二天早上起来,被柯压住的左手手臂麻了好一阵。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