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16

在云龙谷地

我的小车穿过了一个足有50米高的山溶洞,车灯照在水面,反射出一些在碎石壁上扭动的光影。大概是刚进入国家公园不久,车子的水温高提示灯亮了起来,我不得不熄了火下车检查水箱是不是出了问题。可能上了盘山公路,海拔让小心脏有点吃不消。麦就伸出个舌头杵在驾驶座边上来了。

把水壶的口拧开之后,确有水蒸气冒出但似乎没有特别大的压力,揭开盖子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转回去把发动机点燃,冷却水循环是可以的,但是温度表又亮了,我猜测是温度计的问题,便扣上盖子,把麦赶到副驾驶位置上去。只是接下来开得更慢一些。

我总是有些担心发动机会拉缸,但当天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凌晨两点过,我们在山的另一侧发现了一片水蚀石阵,离公路大约五六十米的样子,有好些石柱已经散落了,不过另一些还在,我们把车停在一个石柱下面过夜。

麦的唾液像往常一样糊在我脸上,然后粘住了他的毛。我把绵被裹到我身上,麦要是盖着被子会热出病来的。

第二天早上我们睡到接近十一点,麦把我舔醒了之后坐在了冰箱上,傻乎乎地望着我,仍然想让抱着喂他香肠,不过我没什么精神坐起来,麦傻了一会儿就裹到我胸前来了。我的手臂不得不绕过麦粗壮的身体去够卫星终端。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