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14

当太阳落山我们仍然需要开灯

物运网兴衰

第二个五年计划

在共同体组建后的第三年,或更早一些时候,社会上就已经出现了针对关联基础设施建设的很多有价值的讨论,旨在使实体物联网设施深入全社会,并从根本上提升饱受诟病的物流供应效率。参与论证的同志们提出了一套很有野心的想法:利用发达的建造手段,搭建出能与信息互联网级别对等的物质高速公路,一整套实体上的硬件物流设施网。

2029年6月的北方走廊行政区第五次代表大会上,一份在扩展基建问题上真正有价值的可行性研究才最终被通过,加入了《二五城乡发展纲要》。此后的二五“部署文件”,正式对物运网的建设做出批示,共同体内部积极响应。后来这一系列历史事件被称为“二五改扩”。

几乎所有行政区都实现了“五年任务,四年基本完成”的目标,与上世纪“村村通”公路的形式类似,“二五改扩”同样深入农村乡镇,只是其规模更大,更广,而在城市这一端则具有更高的复杂度。以物运网的建设为依托,共同体还推行了基础设施全面扩容工程,保证了所有涉及地区中水、电和信息化服务的一致性。建设完成后,共同体政府负责了这一系列设施的日常维护。

事实证明,物运网及其一系列附属设施在未来的二十年里在减少资源浪费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基础作用,。此后“二五改扩”甚至带动了洲际合作。到2050年,共同体开通了第一条跨太平洋直达客货班列。

尽管存在这样的普遍共识,即“二五改扩”代表了共同体最光辉的时期,我们仍然不要忘记在环境治理、文化交流方面,共同体也作出了不可忽略的贡献。

泛自动化和错误的人口预期

30年代后期,超大规模数字集成电路技术的停滞已经逐渐使一些人意识到许多领域未来将受到的潜在限制。贝加尔极限提出之后,大众才实际转变思路,开始考虑数字系统应用的更多可能方向,而不是一味追求顶尖。后来这一导向促成了全社会的“泛自动化”运动,实际地提升了社会整体生产效率的同时,为大众的生活带来了不一样的趣味,更多的人开始尝试为自己从事的领域构建智能系统,各行业总结出了丰富的经验。很显然,完善的物运网基础对此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它降低了几乎所有实体领域的物质门槛。

非常幸运,泛自动化运动的高峰来得如此及时,因为人口大衰退的效应在40年代初就已经显著体现。其主要原因是一整代人的生育下降以及老龄人口的快速减少。境内生育率远低于此前世代社会学研究的预期,一部分原因在于研究中低估了本世纪初的粗放发展期带来的持续心理影响。

得益于泛自动化运动以及此前的基础设施扩容,适龄人口的下降并没有对生产活动造成显著冲击,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状况。一些研究显示,泛自动化可能逐渐导致社会职业分工淡化和生活的单调,事实上,劳动参与强度降低而创造的闲暇在带来社会不稳定之前,已经让人们找到了不同于传统工作形式的新兴聚合点。生产资料的丰富使得更多的青年人把兴趣点转移到文艺创作和体育活动中去,并以此为职业。当下的主流的观点认为,物运网大幅减少了损耗在物质流动上的那些不必要的时间消耗,为离线社交的复苏创造了精神条件。

泛自动化运动后期,基层社区依托于牢固的资源供给网络,逐步形成了富有生机的半自治组织形式,这实际上却减弱了共同体对底层分散群体的控制。

后共同体时期

共同体的淡出是一个模糊的过程,目前认可的说法中,多数将大停运作为关键时间节点。2057年7月4日下午,一只损坏的控制器发出的错误指令造成东部网39号分拣中心出现天车碰撞事故,切断了经722至经819主干网的光纤和一条东送天然气分支,造成瘫痪长达四十小时,直接拖垮了整个东部物运网和地基通信,严重影响了北方和西南盆地的出入交通,整个共同体的资源运输都受到影响。事故调动了民众对共同体设施安全性和冗余机制的质疑,实际上长期的实践以来,社会上多数半自治团体都有了维护和管理它们辖区内的硬件设施的能力,因此放管的呼声愈发强烈。

共同体在一段时间之后决定试验性地解除对末端物运网及其连带基础设施的把控,此后只负责向其提供能源,并仅保留八纵四横干线网的全部维护工作。分布至每个人员个体的数字管理为类似这样的基础供应改革提供了有利条件。在集中管理撤走之后,一些冷门地区的设施逐渐走向废弃,热点地区的设施被群众团体有组织地进行了改扩建,以使它们更适合自己的需要。同时,恶意破坏设施、影响其他个体和组织接入物运网的行为同样将受到治安处罚,共同体采取必要的手段防止恶性事件发生。

“我们已经知道如何做,也有能力承担这样的义务。”成为了社区成员的普遍声音。

传统意义上的物运网基础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发展出了许多有特色的组织形式。一些地区的物运网被改造以附带提供人员运输,原有的一些稀疏区段成为了新的社区聚居地,许多地方也兴起了类似跳蚤市场的依托于广域物运网体系的民间交换服务。尽管人们有很多意料之外的方式来处理这些设施,过程中也存在具有潜在风险的演变,共同体仍始终坚持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共同体高度淡化了自己在日常社会生活中的物质存在,呈现出式微的姿态。不过直到今天,共同体在能源、国土等方面仍然保持了强有力的控制,并且在维护市场经济稳定和文化内容筛查等方面持续发挥其核心作用。然而可以肯定的是,物运网的轮回仍然对外发出了一些积极的信号,这些乐观的提示也使得共同体更有信心以更加包容的态度处理各种领域未来的敏感问题。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