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12

依然年轻

气象局家属院里的梧桐树下有两桌老同志打麻将,一小拨人围在上水泵盖子上看下象棋,棋板子下面垫的个倒扣着的电压力锅。

亚走进单元楼梯。直愣愣的脑壳上戴着一只土黄色沙漠花纹的鸭舌帽,头发依旧很长,从耳朵前后的帽檐下支出来,刘海搭在鼻梁上。脸上并没有特别的表情,只是半张着嘴出气罢了。亚左手上拿着一把钥匙,低头用右手翻动几下,找到了一只银色的十字钥匙,于是一边捏在手里,一边爬楼梯。

早期家属楼修建的时候结构简单,没有加装证件通行管理的设备。不过算回自己家吧,这也无所谓。

五楼上第三个深蓝色的房门就是亚家人的。亚走上前去,将要把钥匙插进去,犹豫了一下,却赶紧收回来手,揭开帽子,把面前奇怪的发梢给捋到头顶去,让帽子把它盖住。仿佛觉得不能盖太低,又把帽檐推上去一些。这才放下手,重新选出来正确的钥匙,往锁孔里面塞。

“嘿爸爸!妈妈!——”

亚几乎把两个字囫囵成一个字的发音了,大概就是“爸”和“妈”,但是仍然占用两个字音的时间。

亚的父母在家。父亲一边在听东方新闻,一边在窗前的方桌上练字。听见亚开门回来,放下笔高兴地迎上来。

“呀,崽儿回来了诶!”

音响里徐徐播放着今天的消息,播音员的声音稳重而不平淡,起伏在阳光加热的空气里。亚咧开嘴笑,低头盯着高音喇叭的那个被自己小时候调皮戳瘪掉的球球,让背包卸到沙发上,两个小酒窝还是那么挂着,凝固的样子显得有点生硬。

“每次看你长这么高,跟你说话都要抬起头来呢!”

亚的母亲在后面厨房炒菜,亚小步掂着走到母亲背后,“妈妈耶,今天弄得啥子哟——”

“唔,快让开啊!油整到身上!”亚妈妈手臂拦到亚腰上,“你看这啥哇,宫保鸡丁哦!”

“今天炒得合适,你妈刚刚说去弄,你就回来了。”

……

亚已经不是第一次把帽檐杵到菜碗里了。

爸爸把亚的帽子揭下挂在桌子上的一只玻璃罐子上。午后的阳光慵懒地聒噪着,穿堂风扬起金色的窗帘,从客厅吹去厨房。窗外一群鸽子扑愣愣地窜到七楼的平台,灰色的影子投射出来,给人房子正在下落的错觉。亚端正地坐起来,恍惚之间有些眩晕。

“你这段时间还可以哇?”

“还可以呢,没啥。”亚胃口仍然还行,“那边空气真的好,每天起来感觉都很清爽的。”

“你好久好久去一次山上哇?”

“每周都去嘛。反正就是去对数据,对得起就可以。”亚嚼着宫保鸡丁,里面还有花生,吃起来嘎嘣嘎嘣的。“这个加了面酱吗?有点像食堂里做的那种呢。”

“没有,加了点糖,哪那么高档。”亚妈妈笑着回答。

“一次去几个点呢?”

“去得到三个。”

“那不是走一圈要走两天?”

“恩差不多。”

亚妈妈有点担心:“那你中途在哪睡觉呢?”

“随便在哪睡都可以,帐篷或者监测点的小房子里头。”

“哦,会不会不安全哦?你还是不要搭帐篷好哦,去站里面好。”

“哎呀这个有啥嘛,没事的,这片连老鼠都没有。”

“那刮风下雨的,帐篷哪有水泥房子那么……”

“哎呀这个你还管我,没得事啦。”

亚起身去厨房舀汤,双腿有些乏力,不知是因为突然起身还是不适宜空气里飘散的尘雾,亚站在灶边好一会儿才定住。眯着眼,微张着嘴盯着汤面上的油星,拿着勺子稳当地挑动。

“诶——多舀点藕来,我要吃。”

“恩。”

……

失去帽子的刘海自然而然会掉到汤碗里,亚抬起头,就像有一片海带挂在脑门上,让爸妈觉得好笑。亚自己也觉得滑稽,拿张纸把它擦干,带着油把头发抹到后面呆着。

“看哇,留那么长,还不去剪!还不去剪!”亚妈妈很强硬地,“等会儿吃了饭拿我这个牌牌到后门去找师傅给你修了,留这么长。要三十岁了各人还不会打整。”

“就是,你把它理好也行嘛,弄得乱七八糟的好难看。”亚爸爸附和到。

“哎呀,哪有必要吗,我这个形象哪里就不对了……”

“不行,天天洗干净,出门梳好头,跟个刺猬一样简直……”

“好好好晓得老——”亚端起来碗来把剩下的喝了。

……

亚充了一些照片回来,都是山里的风光和日常照片。有几张自己觉得不错,特地找档案所扩大了几张十二寸的。亚爸妈很喜欢。

“要是什么时候能到你们里头来找你就好了!”

“没有问题呀,我们又不是什么高端保密单位,”亚迟疑了片刻,“嗯,只是交通车难得来,可能是不方便就是了……不过我在那边也很好嘛,你们也不用担心的。”

“你看你那边又清净,空气又好,风光也好,我想到时候喊两家人,空了我们就好过来耍呢!”

亚笑了笑,看着地砖上垫冰箱那一小沓报纸折成的方块,水浸让它变得黑乎乎的,“哎呀,其实我不是很推荐你们过来的,主要这边早晚温差大,水汽也重……主要还是离城里远,估计你们来又不习惯……”

“哦,那就算了吧。”

“不不不,主要这边环境还是很舒服,还有水电啥子的都好”亚立刻补充道,“完全没问题的其实……”

“没关系,你认真工作还是第一位的。”

亚把背包里装着的两件大衣拿出来,“单位上给我们弄的,这个都是定制的,所以我想到反正它们来都来了,就给你们也做了两件。”亚拿在手里翻了几转,“709所做的防水面料,这个外头你还买不到这个。”

妈妈穿着刚好,爸穿着稍微大了一点。

亚给爸讲解道,“大一点点没关系,你看他这可以收,就不会漏风……现在这些设计都特别舒服……”

窗外的梧桐树枝挥了两手。

……

亚要等下下个月才能再回来。

“哦,我站上那个电话,可能最近要换频率,到时候我先呼过来给你说哦。”

“好嘛好嘛,反正屋里肯定有人听的。”

如果家里电话响,亚爸爸一定会接的。

“注意安全,记得哦,认真工作!”亚妈妈又不放心地叮嘱两句,“我听说你老汉他们单位上又在抓监管工作,你这个偏远,都是重点检查对象,不要放水……”

“恩——哎呀我们什么情况我肯定搞得清楚嘛。”

亚把背包扣上,“走了哦!你们快忙你们的嘛。”

亚爸爸打趣道,“我们现在不忙啊,写字算不算嘛!”

“诶,帽子——”亚妈妈转身回去把亚的帽子取来。

“嘿嘿,我差点都搞忘了……”亚笑着,酒窝灵性地扬起来,然后拿着帽子冲门口的爸妈挥了挥。

“下次休假我再回来了哦,你们在这边还是要注意身体哈!”

“哟,谢谢我儿子关心!”亚爸爸的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

待走出了单元门,亚在裸露的灰色水泥墙上靠了半晌,太阳照在他的侧身上,脸庞显得更油腻了,也可能是因为穿的比较厚,有些出汗。一条田园犬嗅了嗅亚的脚,坐在影子里。亚咳嗽了两下,把帽子揭开,让油腻的刘海落回到鼻梁上,没有表情,只是帽檐压得更低了。走到家属院门口,亚伸出手揉了揉眼睛,却猛地扇了自己两耳光,这才把衣领立起来,三两步消失在了拐角外面。

东方新闻抑扬顿挫地讲着。

坝子里的麻将还打得热闹。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