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观天网

探索易于理解并实现的业余手工业创作技能

菜单
10

家庭日

1 食堂

柯最后还是开开心心地把绿豆糕拿来给邻居们了。

现在的公寓普遍都设置了餐厅或者活动中心。柯住在三栋,这一栋楼的东侧有一间宽敞的茶厅,西侧有十几间活动室。饭点作为食堂,而其他时间则作为活动用地,比如大厅有闭路电视,前台有酒或者咖啡,也可以在这里收物流等等。一组瘦窄的天桥把几栋楼的活动中心连接起来。就构成了一个小区内私有的“串门”便利通道。

晚上家庭日的活动,小区的居民逐渐聚集到了二层,每个家庭都带一两个容器,装着从家里带来的自制餐食和熟悉的人一起享受。不过更多的菜还是食堂准备的,放在长条桌上,作为免指标的自助餐。

绿豆糕是被装在一个“博世”铁盒子里面拿下来的,中间垫着食品纸。柯把盖子打开,慢慢拎着纸把糕拿出来放到桌上大家都餐盒里。“不拿出来等会我拿什么吃呢。”柯笑着。

“下回要还这么受欢迎,你们就只有各人拿指标给我外婆去咯!”

……

生产力促进会的几个同志在前台广播里讲通知,给茶厅的人带来一个好消息:下下周,每个宿舍单元都要安装新式的高频电话了。

“……等电信的人来调试好,年后就可以开始使用!他们会给每一户都预先分配一个专门的直达号,这样就不用排队走外线咯!……”

后来屋里开始唱歌了。好些职工都上台唱起“九香滋味”、“走进三山大舞台”等流行歌曲,让茶厅的气氛更热闹了。

……

柯、维和几个熟悉的邻居围坐在一张茶几边。讨论一些个政策和厂里的一些技术话题。柯不怎么插话,大概这几天有那么几个没定的方案;不过自助餐倒是已经去了几轮了,看来吃饭还是积极。

柯实际上也吃不了太多主食。没一会儿就歇在木椅子背上了。

维却掏出一个小壶来,“喏,给你写的。”

柯转过头看了一眼维手里的不锈钢壶:“啥……”

维犹豫了一下,补充道,“哦,这就我平时用的那个,要不……给换到你的里面去……”

柯伸手把壶拿过来,拧开打算闻闻:“不是,我说你写的啥。”

维:“哦,临江的,二两。”

柯:“你还给我写酒啊”,倒也不介意,就抿上了,三两下就有点上头,脑袋迷迷糊糊地晃悠着。没一会儿柯转过头,“刚才生促会在那说旧的那套怎么处理没?”

“应该还是丢交流了”

“他没说么”

“一般都是吧,都这么多年了,现在处理这些应该自然而然都丢交流的。”

……

2 下午

活塘口子上又打围了,人行道和靠边的一条小车道都用灰蓝色的的钢板挡住,一路围到要拢彩虹桥那。人和自行车只有绕到外面走,跟车子一起,只是有了高架,地面的车不那么拥挤,才不至于让人走不过去。

前年这头搞电线信号线下地,挖了几个月,填好了没等几周,环境局改造河岸结构,不晓得围了好久。后头还有一次涨水封过路。结果这回改造物运网,又拆。这次因为要保障物运网正常运行,所以围到现在都没有打开。

柯这会儿从外面回来。三一三电子所的家属区在活塘往里一百多米的样子。小路上基本没有车,厂里的几辆班车停在家属区的路边。柯熟悉这里所有的车。三一三厂的车侧面都涂有标志性的三分圆环标志,市里其他的班车都是横向或者斜向的色带涂装或者文字,唯独313厂的车后面涂有这样一个独特的标志。

(Nicolas)

维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两只手插在灰色外套的口袋里,眯着眼笑,“楼上都整差不多了呐,已经好多人了,一会儿得开始了,还寻思你本体又丢了。”

(Виктория)

“哎呀嘞,这不还才五点四十么。”

柯三两步跃上阶梯,把背包向左边卸下,轻松地滑到前胸,从外面一层的口袋里带出钥匙串上的证件,摁到单元门口的读证机里去。

“诶那个那个,”维转过来薅了柯两下,“你那儿绿豆糕还有没有啊,待会儿拿带下来呗。”

柯抿着嘴,斜眼看着维,一只手却拿起来按着包包,“没了啊,不是吃完了么。”

门锁打开了,柯的证件生涩地弹出来。柯抓住证件,弹簧绳套在手上,把包绕过来整个背在前胸,左手还是按着包包,靠着门走进暖气开放的单元楼里,维掂着步也跟进去。

单元门厅里摆着几盆植物,正面挂钟下面是社区交流栏,各种大小的花花绿绿纸片被钉在这个叫做“你我他”的背板上。在靠窗低矮的暖气片上方搭有快餐店样式的长条桌凳,这会儿五楼的几位质检部的同志正在这里休息。柯和维给他们打了招呼。

“诶别走啊,你姥姥做的那个,就吃完了?”

“是啊,吃完了呢。”柯还是抱着包包,却不看着维,转向一边的物联售货机,塞进证件去摁了一盒固体饮料。

“诶你不是说今天走你姥姥那了吗?”

“……谁说的,我可没说啊。”柯拿着东西,护着包包就想走。“人家好像说的是外婆啊……”却一点没有忍住笑,便加快往楼上跑。

维跨步跟上去一把抓住柯的帽子,“包里装的啥?”

“装的……额那个“柯犹豫了一下,”哦,我那个资料,资料!”,马上又往楼梯上跳,维没抓住,让柯跑掉了。“跟你说是资料啦!”

“嘿,还跑了!”维也没再追,“一会儿给带下来给大伙儿,听见没有,喂!”

“……”

3 如果我们讨论进步

到八点四十的样子,茶厅开始送上晚间点心和饮料。小区里另外几栋楼的同志也来串门了,天桥过道上熙熙攘攘,有的朋友们干脆倚靠在走廊的窗户边,更多的同志到三栋的平台那边去了,那里场地更宽敞,看起来也挺热闹。

不胜酒力的柯还在茶厅坐着,这会儿稍微清静一些,柯就拿出背包里的资料在节能灯下面晕晕乎乎地看书。

“嘿,你要觉累了的话要不回你屋里歇着呗?”维坐在侧面的一个茶椅上。

“没……只是没啥好说的,就一个人在这会儿。”柯也没看进去,左手把书合上,右手撑着膝盖揉了一下脸。“你又跑回来干啥?”

“我只是说,看你一个人在这,就过来陪下你。”

柯打了个哈欠。

“你不去跟米亚,朗,他们聊么?”

“他们和二班那群人在疯呢,你看哇。我实在闹不动了,只有跑回来休息。”

“你都闹不动……”

“闹不动闹不动……”

“噢,那个啥……你不去登记学习榜吗,好多人都登好了呐,走吧我们过去看看!”维看了下三栋那边,“这个月是笔记本哦。”

“噫……怎么都沦落到笔-记-本-了”

“哦,那是五十分的,这个月前三是窗~机~”维眼馋的样子。

“哎呀你说清楚嘛。”亚晃晃悠悠地拍了两下腿上落的面包渣,“走嘛……课代表今天又想排第几了哇。”

维笑眯眯地:“不行不行,我这种吗,最多有个六十五。”

“切————”柯不正经地,“林大爷手里出来的,这点追求,啧啧啧……”

“哦哟哦哟,陈太婆抓住来的就是不一样嘿,好厉害哦——”

“哎呀,我们二队都是副产业,哪里有你们一队……哎呀哎呀莫揪……”

……

维这个月得了71分,奖了一本笔记本。“你看,白云港的,”维拿着本子在手里掂掂,“这么厚,不错吧。”

柯好像不是好在乎的表情:“可以可以。”

柯的记录是四十二分。“嘿,我还以为只有二十分呢……”柯肩膀耸耸,两只手用力地推了下书包带,挤着毛衣领口,包里的东西带着哗啦地一抖。“走呗,没啥。”

“不是,你登的都啥啊?”维跟在后面奇怪呢。

“诶?我平常搞得都啥连你还不知道么……”

“哦,又是什么‘现代什么无线…动力…自动化……的装逼与实现’?”

“不,是‘机电一体化惯性制导’啦……”柯侧边竖起大拇指。

“就不能来点别的?”

“没有!别问!问就拖拉机手册!再问没有!”柯熟练运用了拖拉机手册TM标准答案。另外一些常见答案也包括大众航空、智能河山、东方科技读本等娱乐杂志。

维扯着柯的书包带:“一天到晚搞这些,”学着一种家长腔调,“没前途哒——!”

……

当天晚上之后并没有什么值得特殊注意的事情发生。自助餐区域剩下了一些薯条和烤排骨,邻居把它们分装在各自的餐盒里打包回去,这样就没有浪费了。许多同志像往常一样交换了礼物。接近十一点,邻居们已经陆续上楼,茶厅里安静了许多。

待吧台要收摊,维早已经回去了,柯这才起身收拾,把临近几个桌子上散落的不锈钢托盘叠在一起,拿给吧台的刘老板,又低头把门口散落的纸扔进垃圾箱,这才一个人走上楼去。

柯把书包往床上上扔,脚后跟带上房门,转身按下风机的开关,衣服裤子也不脱,就爬到床上去。书包里面滑落出来几本复印的资料,面上一本翻开没有合上,是海外南经开头的一节:“神灵所生,其物异形,或天或寿,唯圣人能通其道。”

“还是要少喝……”柯晕乎乎地就睡着了,口水打湿一片床单。

评论 (0)

要评论,请发送邮件到xp8110@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