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servations 2019


链接列表

http://lanpr.com/Container/index.md 链1

http://lanpr.com/Phase4/Communications/index.md 链2

http://lanpr.com/archive_index.md 链3

 
Latest Communications
View all

版本控制和可追踪的文件和抽象数据结构统一体

既然这个场景Git已经有人在做,现在就可以把UDF的结构写出来了,只是原来的UDF系统代码没弄到Linux上去(主要是GUI部分,文件系统本身没有什么具体的平台相关内容),所以演示就等以后来做了。

啊啊啊啊他其实只是小A图形界面的附属功能而已。

简介

我甚至记不得UDF全称当时是怎么了,应该是Universal Descriptive Format。它是一个文件结构和内存数据结构的统一体,它应具有下面的特征:

  • 描述数据和它们之间的拓扑关联。
  • 对不同形式的数据描述具有兼容的抽象结构。
  • 描述自身的变动历史。

其结构允许符合其规范的软件系统的运作具备如下特点:

  • 信息结构始终可以被同构地解析。
  • 单个和多个协作实例的外在表现一致。
  • 运行时和待命的抽象结构一致。
  • 可增量式的修改和追溯内容的任何局部。

自组织

高度自组织的集中意志群体将会出现。

广域网的的出现和成熟使得社会处于与已知历史的任何时候都不相同的情况。社会和代际尺度上的试错成本开始变得对个体有意义。另一方面讲,时间的缩短使得具有历史上下文的不变量失去意义。因此新型的自组织形式应当拥有时间范畴上保持恒定的核心思想,并且这些思想将能与历史上下文相协调。

如同使用光波作为现代测量的唯一基准一样。一个始终恒定的参考在社群组织中占据核心地位。

这种组织的形成的内生动力不在于环境(奇特的是,不变量思想得产生却得益于一个具体的历史背景),因此它能够具有任何外在形式,并可以表现为任何一种现有的组织结构。

最近的科学研究已经表明,随机度最高的混乱并非为此前认为的那样没有章法。熵和焓事实上只存在统计意义,它们的微观物理意义目前仍然没有人能准确描述。这可能使得人们重新认识晶体。

与阶级框架下的传统组织形态不同,可以认为自组织群体的一个特征是统计意义上均一的。这使得它的行为模式与晶体类似,仅遵从物理不变量的引导。与物理现象观察者所处的角度不同,社会群体中的观察者是组织者自身,这使得我们必须从个体尺度研究问题,整体的统计学含义在这里没有显著价值。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尽管围观物理现象的时间极短,但是社会个体之间的事件基本都发生在人可理解的时间尺度上,尽管我们仍然能将它们细分为微元,使得最终在统计上,行为模式仍回退为一个概率问题,但对个体而言,可能性依然非常多样。最重要的是,一旦出现细分,以个体为元素的围观选择也成了对事件的宏观统计。这个现象不与任何定义相冲突,并且使社会生活变得丰富。

大人国

按照成人尺度设计的物体和小孩身体的物理尺度不相符合,这使得小孩对同一空间的认识与成人有相当的差异,他们容易注意到成人一般忽视和不可触及的区域。

一些空间环境下成长的小孩不需要特定的游乐场所,因为这些为成年人设计的环境含有支持小孩活动尺度的结构。例如:楼梯底部的空间、栏杆的间隙、树皮、水泥坑洞、桌椅下方、管道四周、衣柜里面、瓷砖的接口、油漆的纹理等。这类结构的尺度已不适合成年人与之交互,但对小孩而言,较小的空间细节与他们身体的工作状况对应地恰到好处。因此可以相信,几乎所有情况下,小孩都以与成年人不同的方法使用他们所处的空间。自然空间还是人造空间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实质的区别。

将小孩尺度的结构扩增为成人尺度,应当带来与常规尺度截然不同的空间体验。但如果只进行纯粹的缩放,则会产生笨重的形式。特征的提取允许不同尺度上的类似体验。

引入其他尺度是对他们的追求者在根源上的尊重。

热电厂斜屋顶的建设,就可以认为是大人国思想的一个直接结果。它既是尺度上的操作,也是思想上的操作。它甚至不是一个大胆的设想,更像是包容的基本体现,其对象是成年的孩子。